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酥山  

【GGAD】出其不意

1.
霍格沃茨举行了一次化妆舞会,每个人根据面具判断自己的舞伴,隐藏到最后的人能够获得来自校长的神秘奖品。

2.
哈利陷入了纠结: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要扮成一头牡鹿。
“那样的话就太容易了。”罗恩告诉他:“大家都知道你守护神的样子。让我想想...你也不能扮成扫帚。”
哈利不禁开始怀疑自己在罗恩心中的形象。
赫敏则持有相反意见。
“有时候出其不意则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当人人都认为你不可能扮成牡鹿时,扮成牡鹿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罗恩问:“万一别人也觉得他会利用你们的盲点呢?”
“让我想想。”赫敏低头从书包里翻出魔药书。
“我不认为答案会在魔药书上。”罗恩怀疑地问。
“没错。”格兰芬多最聪明的女巫举起书本:“但它是我书包里最厚的一本书了,打起人来肯定很疼。”
接下来的五分钟,她用实际行动演示了什么叫知识就是力量。

3.
邓布利多也有自己的打算。
他猜到麦格教授会扮成猫,海格会扮成红胡子拉呱,斯拉格霍恩会扮成十七世纪的教廷卫士。
斯内普刚好在此时敲门,邓布利多敏锐地察觉到了人生的新乐趣。
“那么,”在听完斯内普又一轮关于波特的抱怨后,他和颜悦色地问道:“你在晚会上会扮成什么呢?”
魔药教授面无表情地看着邓布利多饶有兴趣的脸,他的每一根头发丝上都写着:我特么才不在乎那个晚会呢。
邓布利多坚持得到答案:“就当满足一个老人的好奇心。”
斯内普对他恬不知耻、倚老卖老、为老不尊的行为嗤之以鼻。
他干巴巴地回答:“空气。”

4.
舞会上每个人都和颜悦色,因为不知道对面是不是某个教授或是暗恋的高年级学长。
哈利戴着假毛,艰难地在一堆小矮人和小精灵里穿行。 他最后听从西莫的建议,成了一个无拘无束的红毛独角兽。那个穿着金色盔甲的一定是马尔福,顶着胡萝卜缨的一定是卢娜,戴着假胡子伪装成爱因斯坦的一定是赫敏。
他路过了一个一身黑袍,脸上戴着面具的人,心想难道他扮的是食死徒?
有勇气。
他迎面撞上了双胞胎:他一眼就认出是双胞胎,因为他们没有带任何伪装,甚至还穿着校服。
哈利很快明白过来。其中一个解释道:“我扮成乔治。”
乔治耸了耸肩:“我扮成弗雷德。”
有想法。

5.
邓布利多在穿上星星袍子的时候想了想。
他喝下缩龄剂的时候又想了想。
然后他喝下缩龄剂,穿上星星袍子,最后还带上了假胡子。
校长丝毫不认为自己参加舞会是作弊。

6.
哈利闷头走着,撞上了一堵墙。
他一抬头,和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对上。
“我猜出来了,你是斯内普教授!”
魔药教授脸色一黑。哈利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好的抖机灵时间。他等着接受暴风骤雨般的刻薄话,但斯内普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耳边垂落的红色假毛。
他转身离开了。

7.
舞会快结束了,只有几个人身份不明,但大家不会让他们获得胜利的。
于是四个学院齐心协力,排队点名,用排除法确定了三个倒霉蛋的身份。
西莫很委屈。
“你们知不知道扮成小矮人有多辛苦?我都够不着餐桌!”
现在就剩下两个人了。一个很年轻的男孩穿着星星袍子,戴着滑稽的假胡子,长长的红色头发披到腰际。他眼睛闪闪发光地扫过众人,看起来很得意。
罗恩小声说:“我看出来了。他扮的是邓布利多校长。”
哈利也悄声回答:“大家都看出来了。”
赫敏开始咬指甲。

8.
另一个人倒没这么故弄玄虚。他身形高大笔挺,长长的白发张狂地披散在脑后,但奇怪地不显得邋遢。他只戴着一个面具。黑色的,一个西可两个的那种。
他转头看着年轻版邓布利多,面具下传来一声冷哼。

9.
“你这样子真是很让人怀念啊。”

10.
邓布利多有一瞬间的惊讶。他看向穿着黑袍子的人。
“格林德沃?”他皱眉。“你怎么出来了?”
全校师生倒吸一口冷气。他们围着礼堂中间的两个人,穿着黑袍子的那位一把扯下面具,露出黑魔王不复年轻的脸。
年老的格林德沃看向他年轻的爱人。
“当然是挖地道逃出来的啦,老朋友。”
全校师生再次倒吸一口冷气。罗恩惊慌失措。
“那个人是黑魔王的老朋友!快来个人去找校长!”
赫敏叹了口气。
“他就是邓布利多教授,你这蠢蛋。果然盲点理论不适合聪明人。”
哈利和她隔空击掌。

11.
邓布利多以为,扮成自己是绝对不会有人猜到的。
而且谁知道年轻的校长长什么样呢?
出其不意,一招击毙。最后由邓布利多校长颁奖给阿不思,顺便教导学生逆向思维,多么生动有趣的一课。
然而格林德沃出其不意地挑在今天越狱。
然而这人还在洋洋得意地对他的学生宣讲:“你们校长年轻的时候——”
邓布利多突然觉得,扮成猫、红胡子拉呱、十七世纪教廷卫士是多么好的选择。
“阿不思年轻的时候...我与他谈笑风生!”
现在他觉得扮成空气是最好的选择。

12.
格林德沃后来找邓布利多要奖品。

點此上車

哈哈哈哈哈并没有车。

13.
再来一遍。
格林德沃后来找邓布利多要奖品。邓布利多高高兴兴地告诉他,奖品是一张纽蒙嘉德单程票。
哈利的正义感让他站出来大声指责格林德沃的无耻行径:“明明最后校长和你一起赢的!校长应该也有一张...纽什么德的单程票!”
赫敏赶紧捂住他的嘴,但是已经太晚了。
“我真该让你读完那本'阿不思·邓布利多-一场决斗'的。”她摇头叹息道。
格林德沃觉得现在的小孩真是单纯得可爱。

14.
“这恐怕不太可能。监狱已经被我毁掉了。”
格林德沃这样告诉福吉。
英国魔法部部长焦虑地擦了擦汗。他此时无比迫切地想退出欧洲魔法联盟,籍此摆脱这个国际战犯。
“只有霍格沃茨才能关住这样一个罪犯;而且那里有邓布利多。”亚瑟对部长建议道:“他可以住在城堡外面,有邓布利多在,他不敢造次。”
两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罪犯对此安排看起来十分满意,甚至兴高采烈。

15.
“这下你满意了。”
邓布利多环视着猪头酒吧的小房间。
格林德沃怒视着他提出抗议:“我不满意!”
校长回答:“我在问阿不福思。”
酒吧老板阴测测地笑了,这笑容配上他手里的菜刀,让邓布利多决定以后来不要点烤羊排。
“不能更满意了。”
格林德沃不敢置信。
“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我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没有魔杖!”
他简直咬牙切齿:“你把我安排给这个傻——!”
“为了你日后的安宁,这个称呼还是少提为妙。”邓布利多打断他。他们对视几秒,校长终于叹了口气:“每天我会来查看囚犯状况。”
格林德沃立马坐直了。
“慢走不送。”

16.
哈利最近常常光顾猪头酒吧。
他的同学们也是如此。赫敏说,她最近很想喝黄油啤酒;罗恩说,他看腻了帕蒂弗茶馆老板的美色;金妮说,她需要向阿不福思请教养山羊秘籍。
“得了吧,”罗恩揭穿她:“你在家根本不碰山羊!”
金妮反唇相讥:“那是谁把罗斯塔莫夫人的照片放在枕头底下的?”
格林德沃表示他和这一切毫无关系。
“一个老人总爱回忆过去,讲讲故事。”他这样对前来观光的斯内普说道。
魔药教授心想,总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

17.
真是恬不知耻、倚老卖老、为老不尊。斯内普在某天打开校长办公室的门后,怒气冲冲地很快把门甩上了。

18.
赫敏在课上举手。这不是很稀奇,稀奇的是她举手是为了问问题。于是大家都将她望着。
麦格停顿了一秒,让她发问。
“我想知道,”这名格兰芬多勇敢地问。“黑魔王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麦格没有用摄魂取念都知道下面的女学生们在想什么。
“我不会告诉你每天下午猪头酒吧那个金发男孩是谁的。这和课堂无关。”
女生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哈利撞了撞赫敏的手臂。
“那有什么重要的?”
赫敏飞快地画完青年版GGAD最后一笔,扯过羊皮纸盖在那些色彩上面。
“男孩子们,”她叹息道。“你们真是什么也不懂。”

评论(55)
热度(1018)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