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酥山  
查看全文

去年年终好像也没有总结,但是写了一个2017印象之类的。那么今年也一样8⃣️,我写写对这条Lo点了红心的ID的印象...!有印象的写写今年印象,没印象的写写第一印象

只写点红心的,只点推荐的我有点困惑不知道是不是想要回复,所以就不写叻…!

算了 截至在今天吧 希望能在31号之前写完

查看全文

【GGAD】云上之人

*Summary: 他们约定其中一人留在云上。


1927,法国, 巴黎

阿不思·邓布利多站在屋顶上。

巴黎的雾气让他想到烟,想到云,想到一切高于尘世、不可言状之物。他看着这不详的浓雾向塞纳河延伸,漫过街道和塔尖,将巴黎兜头罩进一个谜团之中。他又停留了一会。

那是人间的雾,不是云。邓布利多明白这点;他将目光重新投向远方。


1899,英国,戈德里克山谷

“有一点,阿不思,有一点非常重要,”盖勒特·格林德沃将羊皮纸翻过一页,飞快地在上面写道,“最坏的僭主政治距离最好的贵族政治只差一步。当然,我们讨论的是将两个社会融合的情况,这又有...

查看全文

【GGAD】慢性病

*整个脑洞都来源于基本演绎法S05E24


变形术教授的头痛开始于一个早晨。邓布利多睁开眼,随即意识到梦中自己头上长的南瓜来源于现实中的偏头痛。他挣扎着起身,喝了一副感冒药水,没有把这点毛病放在心上。上午没有变形课,因为欧洲的动乱,很多高年级的课程都被取消了——十四岁以上的学生已经不能在每天都有战报的情况下专心听讲。低年级的学生则陆续被各自的家长接走了。

“说实话,”校长这样对他们说,“霍格沃茨才是全英国最安全的地方。”

确实有这样那样的传闻,暗指邓布利多才是格林德沃迟迟不进攻英国的原因。但家长们怀疑的目光表明,他们认为无论如何,霍格沃茨教授和黑魔王有这样紧密的联系都是不安...

查看全文

【锤基】天生爱神

*洛基偷来了爱神弗丽嘉的项链,而布伦·希尔德和他打了个赌 


“我们不如来赌这个:你得在明晚九点之前让索尔吻你。但首先,你不能采取主动,”布伦·希尔德*说,“我们要坚决杜绝任何色诱的尝试。”

“这也太不公平了,”洛基说,“你在侮辱爱神。”

“你算什么爱神?你只是临时的,”布伦翻了个白眼,“这样不是更刺激吗?让我再想想——对了,你不能给他任何关于表白的暗示。因为重点是要让他主动向你表白——这个结果不应该是在威逼利诱下的产物。”

“我是那种人吗?”

“如果你失败了,这条项链就归我了。你接受挑战吗?”

洛基若有所思地敲了敲玻璃杯。

“这些条件我全...

查看全文

【贱虫】强制执行

第二次见到那个混蛋,是彼得在卧室换衣服的时候。很多青少年都拥有秘密,但彼得的秘密更加惊人一些:他是纽约市的蜘蛛侠。是的,他,彼得·帕克,在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拯救过上千人的性命,因此他的心脏可能比二分之一根羽毛还要轻。其他青少年的秘密是什么?彼得不知道。他曾经清楚,大概是和成绩或者恋爱有关。成绩,或者恋爱;从他成为蜘蛛侠的那天开始,这两个秘密就再也没困扰过他。但问题在这——问题总是在保守秘密时出现——那就是,他的卧室并不是总是上着锁的。

因此在他衣服脱到一半的时候,卧室门突然打开了,门外有个穿红色紧身衣的人和他面面相觑。

“嗨,彼得,”那人说,面具底下可能是个笑脸,“我们又见...

查看全文

负分写手答卷

 @大树施它活 不知道化肥老师邀请我是想看哪个问题呢?希望那个问题我回答得比较详细...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酥山 

酥山是古代的冰激凌。因为很喜欢冰激凌,也很喜欢装逼,所以取了这个名字。


02.大概是从什麼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麼?


高中。当时决定要出国了,特别忙,觉得在英文上可能没有什么造诣了,就对中文写作尤其热衷起来。欸,这个问题已经开始让我惭愧...因为我不是作者,也不算写手,写作是我生活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勉强算得上是爱好吧。会写作主要是因为有时心中...

查看全文

【傅璎】两皆如是

*本文涉及的一切历史背景都是信口胡说


据说永乐年间,蔡信在建造紫禁城城墙的时候,往寻常灰土中混入了鸡血和狗屎。鸡血为保邪佞不侵,狗屎则是保城墙不倒。闯王李自成撤退之前,那绵延的猩红色城墙便如蔡信所愿,并没有被大炮轰开,而是从内部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清军入关后,宫城便要从头建起,但不知道为何,依然沿袭前朝老规矩,往土里掺入了鸡血和狗屎。大夏天,一桶桶狗屎从北京外城运进来;起初臭气蒸腾,但被晒了几个时辰后就老实了,变作一滩棕色的干硬泥土。至于鸡血,则很难收集,因为京城里已没有人养鸡了。人人使用自动滴水器提醒他们早起,清凉的水滴滴在他们脸上,让他们自然而然地清醒过来——牲畜时代在明后期随着...

查看全文

【锤基】迦勒犹尔密之王告诉我

*给美味的鱿鱼 @红色鱿鱼卷 的生贺锤基,一不小心口味过于私人了,希望她能觉得有趣!

*有点长,6k字,有敏感词所以图片了

迦勒犹尔密之王告诉我

查看全文

【GGAD】人到中年

*看完预告的1点**!


一到中年,人就开始胡思乱想。邓老师勤勤恳恳在霍格沃茨岗位上教学,数十年如一日,对某盖姓男子的花边新闻从不理会。然而,某一天抬头看向魔法穿衣镜时,他震惊地发现,前男友依然保有从前的传教功力,像某种摆脱不掉的嘤嘤怪(字面含义,没有瞧不起嘤嘤怪的意思)。更重要的是,虽然他号称对某盖姓男子毫不关心,也不知道他的一头金发花白到了什么地步,这面号称反映人心的镜子却与时俱进地更新了某盖姓男子的长相,分毫不差,真是奇哉怪也。

前男友的上半身在镜子里循循善诱。教学有什么好玩的?博格特有什么好玩的?心理辅导有什么好玩的?你的学生,那个叫斯卡曼da的,最害怕的居然是在办公室里工作,真

查看全文

【GGAD】半醒

“这里面是什么?”

眼前的黑色立柜已经困扰了我两天。我的主人格林德沃将在明天抵达奥地利,届时我必须向他提供有关这个立柜的信息。但直到现在,我都对它无计可施——它仿佛一个已经决意将素食主义进行到底的野兽,再也不张开那长满獠牙的巨口。

“我还在研究。”

“这真像个绝妙的笑话,”我的同伴百无聊赖地转着魔杖,“把秘密藏在一个惹眼的大柜子里。谁都能看出来它来历不小!”

“但我打不开这个柜子。”

于是他闭嘴了。我又绕着这个柜子走了一圈。它大概有三米高,长宽也足有一米,黝黑的表面有二十年前流行的那种祖母雕花,忍冬和长青枝环绕其上。我们都知道它的门上刻着厉害的魔咒,但都没研究出它的作用;就连随后到来...

查看全文

【贾尼】火焰冰激凌

*背景是普通人警局AU

*快递员设定,来自 @此间-回贾尼养老 


娜塔莎在麦当劳吃她入夏两个星期来的第一个冰激凌。火焰冰激凌,广告册上是这样写的:熔浆般的热情,帝企鹅的冷酷,两美元买一送一。

对面的小胡子拒绝了这冰与火的诱惑。

“我已经吃了一个多星期的火焰冰激凌,”托尼说,“你自己吃吧。 ”

娜塔莎做出一副愿闻其详的真诚表情:“就算是对你来说这也太放纵了,斯塔克。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自暴自弃?”

托尼·斯塔克在她对面把玩一包番茄酱。他戴着一副巨大的墨镜,挡住了那双眼睛,娜塔莎会说那才是真正巧克力熔岩般的热情,让人无法抗拒。他表情暧昧,犹...

查看全文

【锤基】秘密任务

*520点的CP文 @桃就是最可爱的 偷懒写了AU,希望姑娘能喜欢

*背景是合法杀人那篇警局AU


“我操,我真的服了索尔。你们不知道他有多——”

桌上放着一杯中等大小的可口可乐,一个摆着做做样子的牛肉汉堡和几袋番茄酱,足够让重案二组警长滔滔不绝地说上两个小时。他的听众围在麦当劳儿童乐园区的小小餐桌旁边,个个心不在焉,满不在乎。

托尼打断他:“我知道。所以这次能别说三个小时吗,我晚上还有造人计划。”

“你怎么知道,”洛基扬起一边眉毛,“你又没和他上过床。”

众人精神陡然一振。

“但和这无关。”

众人低头重新开始玩手机。

彼得刚刚加入重案二组不久,脸皮薄,...

查看全文

【幻红】普通追星 05 (完结)

*前文见Tag#普通追星


“所以你就告诉他了,”旺达的声音毫无波澜,“他马上就要给我打电话。”

“你应该这样想,”我说,“他本来要亲自去纽约,但经过我的劝说,他决定在此之前先给你打个电话。”

我听到我姐在电话那头焦灼地走来走去:“你觉得他生气吗?”

我违心地回答:“呃,还好吧。”

时间倒退到两小时前;我爹放在我肩上的手只要一个用力,就能把快银此人从此消灭在茫茫宇宙之中。我审时度势,立马将一切和盘托出,只省略了旺达床上的那个人形抱枕,希望能给我姐争取点生存空间。

我爹沉默了,而他沉默的时候一向在酝酿狂风暴雨。

“摇滚明星?”良久,我爹终于开口。

“是非常优秀的新时代的偶像!”...

查看全文

【锤基】逃离往日之梦

*是妇联3,但不是刀


索尔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流泪。

他直起身,透过朦胧泪眼环顾。金色的纱帐漂浮在神女的呼吸之上,欲聚还散,欲揽还收。窗外是阿斯加德永不坠落的光明日,清凉的歌声从瀑布底部传来,万千世界的万千生灵都在为神域吟诵赞歌。幼小的雷神端坐在层叠起伏的羽绒山峦中央,专心致志地为他刚刚死去的宠物感到悲伤。

那是一匹背生双翼的神马,是专属于瓦尔基里一族的坐骑。索尔从他一百岁生日时便开始盼望这个礼物,终于在第二百个生日上如愿以偿。奥丁亲自从马厩里挑选出最温驯的马驹,裁剪下北极星的星光和极寒之地的羊毛做成马鞍,瓦尔基里的首领取下她的一缕金发,当作马鞭送给王子。

索尔极其宠爱他来之不易的...

查看全文

【幻红】普通追星 04

*前文见Tag#普通追星


后来我就回泽维尔学院了。

去的时候还是我和我姐两条完完整整的好汉,回来的时候却只剩下一个破败不堪的我。我姐说破败不堪这个词是小簧文里的常用词,我问为什么会这样写,我姐说是被**的。我隔着十几公里的网线,有气无力地给她发了一个滚字,我姐回答:

“哈哈哈哈。”

我爹放下报纸,奇道:“你在哭什么?你姐呢?”

我回答:“我姐在纽约有点事要办。”

我爹哦了一声,没有起疑:“要待多久?”

我也不知道啊爹。

怀着一种她再不回来可能就要变得破败不堪了的恐惧,我翻身坐起,很殷切地问他:

“你能不能让她早点回?”

在我的青春期结束之前,我都很难与我爹沟通。等青春期...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