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Representation is Political

酥山  

【潘西】恋爱原则

1.

她从门边跳出来的时候,马尔福吃了一惊。

这对潘西来说不是一个好的故事开头。如果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就更糟糕了。但无论如何,在这个故事里,她就这么毫无铺垫地从门后突然跳出来,把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吓了一跳。所幸潘西本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她现在只有九岁,手里还捏着半块奶油蛋糕,面无表情地看着正躲在展示柜后面的马尔福。

她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贼。她确实模模糊糊地想过“这个小男孩很好看”,但后面却没什么发展了。对目前的潘西来说,好看没有展示柜里的相框重要,于是她问:“你是小偷吗?”

马尔福恼羞成怒。他来自一个有一个走廊相框的家庭,但他想把里面每个人的嘴都缝起来。他觉得受到了侮辱,不仅是因为这个小女孩贬损了他的人格,更是因为她看低了他的品味。

“我就是躲在这里。宴会太无聊了。”

他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因为他阅历尚且不足,没有从潘西的衣着上辨认出来她就是这场奶油蛋糕试吃宴会的主角。潘西冷眼瞧着他,但并没有感到被冒犯。也许从小女孩的潜意识里,她的宴会和她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宴会乃是她爹娘承办的,她只管吃奶油蛋糕。就算只负责这么一小块,她也觉得不开心,因为这奶油不是她事先要求的动物奶油,而是干巴巴的植物奶油。

但潘西没有附和马尔福,她此刻觉得很无聊,奶油蛋糕的不顺遂让她心里烦躁得很。她把头一扬,索性开始胡搅蛮缠:

“你就是小偷。我要叫人了。”

马尔福张嘴就骂她:

“我操你妈!”

以前从未有人跟潘西说过这样的话。她第一次正眼看着马尔福,开始感到有些惊奇。

“什么意思?”

马尔福也扬起头。

“就是操。你。妈。”

他说话时气势很凶,眼光从上一顺儿落下来,带着高高在上的轻蔑神情。潘西对此很熟悉;虽然马尔福骂人的话她听不明白,但她听出了那里面的恶意。于是她把手中的奶油蛋糕毫不浪费地拍在马尔福白嫩的脸上,趁他在那里嗷嗷大叫时狠狠踩了他几脚。

潘西不会说操你妈,但她会发脾气。她对这项业务非常熟悉,有一套自己的流程,每次实践都能把帕金森家的屋顶掀翻。她左右看了一下,搜寻着能够拿起来摔两下的东西。马尔福此刻已经把一双眼睛从植物奶油中抢救出来,正惊恐地看着她,刚刚的轻蔑已经抛到脑后了。她踢翻了门口放着的花瓶,把里面的水仙根茎使劲儿踩,又转手把马尔福推了一下,让他一下子跌坐到那滩带着腐气的水里。马尔福完全傻了,等潘西砸开展示柜,抱着一个有她一半高的塑像掂了掂,准备过来砸他时,他已经发不出声了。

纳西莎恰到好处地出现,抢救了他。就因为这件事,在以后的无数个“你爹和你娘同时掉进水里你救谁”的问题中,他都果断选择救纳西莎,不管他爹给他使多少眼色,许诺带他去吃多少次冰激凌。他此时还没有遇到黑魔王,也没有遇到世界上最讨厌的鼻涕虫疤头,他小小的心因为这同样小小的女孩恐惧地颤抖着,在上学前的无数个噩梦里,潘西都暂时代替了傲罗的位置,成了夜里来抓小孩的头号凶手。

2.

霍格沃茨的神奇动物保护课是门很粗糙的课程。潘西从一开始就嚼着泡泡糖上课,给看海格垂死挣扎的过程增添一丝趣味性。她嚼泡泡糖时也会分一些给马尔福,布雷斯,还有克拉布高尔他们。马尔福觉得这代表了一种反叛,乃是一种斯莱特林式的消极抗争,于是每次也很敬业地在海格课上大嚼特嚼泡泡糖,嚼时嘴角还带着一丝恶狠狠的笑容,仿佛破特正化作那一滩咽不下去的橡胶状玩意儿,正被他的牙齿翻来覆去的蹂躏。

潘西觉得他这样挺可爱的,就是有点难看。她想了想,觉得这难看尚且可以忍受,于是在心里欢欣鼓舞,觉得自己对这小混蛋的爱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变得看山不是山,看水也不是水了。她此时看到的是更深层次的,但具体深到多少,深到这小混蛋的骨头还是心,却也说不明白。更理智一点的人会每天在睡前拿把手术刀剖开自己的心,问自己,马尔福到底有什么可爱的?她没有想到这点,她压根儿就觉得记日记是件最不体面的事,不管是记在纸上还是记在心里。拿手术刀把心剖开更是愚蠢,其程度和穿薄荷色的礼服裙不相上下。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也许她会少爱马尔福一点,也许她会爱上布雷斯,或者斯莱特林其他适龄男性。

但她没有这么做,于是就错过了这个可能性。潘西不觉得有什么遗憾,这可能是因为她没有意识到这个可能性,更可能因为她还很年轻,觉得满不在乎。

于是有一天在神奇动物保护课上,潘西和一堆斯莱特林男生嚼着泡泡糖,看到马尔福被一个长着翅膀的马型怪物踢翻了。她刚刚把泡泡糖放进嘴里,还没品出个味来,马尔福就倒下了。他是消极反抗的先锋,此时又成了正面反抗的牺牲品,潘西一边跟着海格他们往城堡里跑,一边觉得暗暗激动。我们会永远记得你的,德拉科——她想了一下,试图从魔法史里挑出一个巫师反抗代表,但这有点困难,毕竟巫师一直在到处镇压反抗。于是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在心里说,我们会记住你的,德拉科·红胡子拉瓜·马尔福。

她一路上被马尔福的壮举激励着,以至于当破特三人推门而入时,她没有像以往那样对他们视而不见。看着吧,白兰度们,她想。那些格兰芬多的小鸡崽不知道她怎么想的,看着马尔福就如同看着一堆装模做样的狗屎,那个红头发的小姑娘还一脸要呕吐的样子。他们在和海格谈话,说着“他一定是装的”,“想找麻烦”之类的话。她确实觉得马尔福在装疼,喝了魔药以后每个人都应该冷静地和一头死猪一样,但他叫得天崩地裂。可此时是为了阶级仇恨,那么这一点微末的小心机想必也是大智慧了。潘西不会和海格说话,但她会和那三个人打交道,每次走廊上的狭路相逢,她都有一套自己的应对方法,一套下来打遍霍格沃茨无敌手,是茶水间里的神话级人物。

她走过去,先抬头从上到下把那三个人打量了一遍,眼里带着帕金森家后院子的那股精明气儿,年轻女孩子最擅长这无形的鄙夷,而潘西是其中的佼佼者。她从眼角扫一道,那三人就怒了,心里觉得受了冒犯,但也不能说把潘西眼睛捂起来。罗恩最先沉不住气,他问道:

“你看什么看?眼睛长额头上了?”

赫敏扯了扯他。同样是女孩子,她比潘西看人的段位低一些,但属于理智型选手,对潘西的手段很不屑。她一下就看出了潘西在挑衅,心里觉得很无所谓,又有点好笑,实则是有点带着看热闹的心态。但罗恩一开口,看热闹的变成了热闹,换了别人不仅要扯罗恩袖子,还要把这缺心眼的敲晕了带走。

潘西于是说:

“我操你妈。”

马尔福这小混蛋在病床上大声咳嗽,又咳又喘,潘西怀疑他在大笑。三人组想必也从没听过这骂名,皱着很深沉的眉头走了,潘西也回到病床前装模做样地心疼马尔福的伤口。哈利关门前很忧虑地转头来看了她们一眼,潘西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下意识地嚼了嚼嘴里的泡泡糖,摆出一副很冷漠的样子,哈利于是也走了。病房里只剩下她和马尔福两个人,无人看马尔福卖力表演,兼之魔药也开始生效,他于是也安静下来了,潘西觉得有些无聊。

她看向窗户外面的天空,发现泡泡糖是蓝莓味的。她低头问马尔福:

“你的泡泡糖还有吗?”

这问题乍一听有些没心没肺,还带着兴师问罪的意思。但马尔福没有生气,他懒懒地回答:

“早掉出来了。”

潘西觉得那不太好,倒不是掉出来的泡泡糖很黏,会污染环境加上粘住学生的鞋底。她觉得有些遗憾的是,马尔福的那块泡泡糖也是蓝莓味的。她心不在焉地嚼着泡泡糖,看着马尔福的淡色的嘴唇,心想他的嘴唇真好看,像她以前有过的那些芭比娃娃。她热衷于给芭比娃娃换装,此时也有种冲动,要给马尔福涂上点唇彩。她知道这个巨型男芭比不可能任她为所欲为,但他实在太好看了,而且如果潘西感到寂寞,能够把这个芭比抱个满怀。于是那些缺点都可以被视而不见了。她此刻觉得自己非常爱这个马尔福,他摔伤了胳膊,她很伤心,她想那实在太可惜了。

“我还有一块。你想要吗?”

马尔福想了想。虽然泡泡糖是反抗武器,但不可否认的是泡泡糖是非常好吃的,不然它也不会是马尔福的专用反抗武器。于是他点了点头。

“我要。”

潘西哪还有什么泡泡糖。但她想起自己嘴里还有一块,蓝莓味的,还很甜。她现在不太想嚼了,她的腮帮子有点酸痛。于是她把那块吐出来,马尔福安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很配合地张开他那两片很好看的嘴唇,把那块从女孩口里拿出来的泡泡糖衔了过去。潘西看着他嚼了几下,问他:

“还甜吗?”

马尔福回答:“是蓝莓味的。”

+1.

她从树后走出来时,马尔福吃了一惊。

如前面所说,这不是一个好的故事开头,此刻看来也不是什么好的故事结尾。如果要填充这个结尾,还得在前面加上一个大前提:

马尔福坐在树下,布雷斯问他:“潘西到底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不是的话我就去追她了。”

话音未落,潘西从树后走出来,马尔福吃了一惊。但他已经不像小时候那么惊慌失措了,潘西看着他立马恢复冷静的样子很遗憾地想。这让他变得没有那么好玩。她装作没有听到布雷斯的话,提着裙摆很矜持地走过来,坐在马尔福身边的树根上。马尔福在她身边小小地松了口气。

布雷斯很快走了,马尔福坐在她身边,压根没提女朋友的话。但她知道马尔福在脸红发汗,于是也装作没注意的样子看着黑湖。马尔福偷偷看了她一会,心里觉得这女孩子很捉摸不透,于是就故作镇定地说,把你的大腿借我躺躺。

他们都知道操你妈什么意思了,每个字拆开来的意思也都心知肚明。潘西接到过很多类似的隐含暗示的邀请,她从不会说好或者不好,但她笑得很漂亮,打发这些凑上来的男生有自己的一套定规。被推脱敷衍的男生晕晕乎乎,走开时只记得她笑起来时一侧的酒窝会深一点。

然后她对马尔福说:“好。”

马尔福于是就躺在了她大腿上。

潘西有一下没一下地捻着马尔福的金色的头发。她觉得黑湖必定是连接着大江大海,不然浪花不会在无风的时候从远处一层一层翻过来。她忘了水底还有巨大的八爪鱼,它们从斯莱特林的窗口前飘过时会在湖面上翻起巨浪,丑陋的八只爪子在游动时舒缓地伸缩,像一朵正在盛开的花。那花可能不见得多么好看,也没有人愿意花时间凑近去闻是不是有香味。但没有人否认它像是一朵花。

那会是什么花,潘西坐在休息室的地毯上时可能会想,也许偶尔还会冒出少女特有的伤春悲秋。那肯定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花,但是现在潘西压根忘记了什么八爪鱼,什么大丽花。马尔福漂亮的金色脑袋躺在她的大腿上,黑湖的水从远处一层一层翻过来,让人觉得未来会有一片大海在等着她。


评论(36)
热度(136)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