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的人假正经

酥山  
查看全文

一个脑洞

讲一个很久以前的GGAD脑洞。


格林德沃年轻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有预言的能力。他曾和邓布利多讨论过预言为何会存在。他们追溯人类历史,从传说中的德尔菲到笛卡尔的二元论,每一个理论在提出来的瞬间就会被另一个理论推翻。最后邓布利多认为,最该问的问题不是预言有什么用,而是“为什么”。

为什么世界会允许这种违反自然规律的能力出现?

格林德却对此不屑一顾。自然,他想,预言家是那个被世界选中的人。世界选中他,让他拨乱反正,成就一番伟业。他更倾向于相信,预言在告诉他另一条世界线上的事实,而他有能力在自己的世界线上规避这些风险。邓布利多对此始终抱有怀疑。为了验证各自的想法,两人做了一个实验:在预言又一次找...

查看全文

【GGAD】寻人启事一则

*本篇为合写


1989年8月19号

戈德里克月亮报

 

本报讯:


经过一系列调查、采访、实地考察和指纹检验,我们沉痛地宣布,住在戈德里克山谷日落街65号蓝色大门的盖勒特·格林德沃正式失踪了。据称,最后一个看到他的人是王寡妇家的瞎眼小侄女,彼时他正在玉米地里掰南瓜。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182小时之后,我们就永远地失去了这个男青年的踪迹。盖勒特·格林德沃虽然只在本镇生活了两个月,但是他年轻有为、与人为恶、百毒不侵以及口不择言的形象已经深深镌刻在了每一个镇民的心里,并与很多人(阿不思·珀西瓦尔·邓布利...

查看全文

【GGAD】布斯巴顿加十分

*三强背景,地点在德姆斯特朗 

*设定是电影里的德姆斯特朗男校+布斯巴顿女校 

*祝我的移动硬盘 @发芽马铃薯生日快乐! 



阿不思·邓布利多在一个雪夜成功潜到布斯巴顿巨大的马车旁。

他也实在幸运。布斯巴顿的校长和几个教授此时都在德姆斯特朗的城堡里商谈三强争霸赛的相关事宜,因此马车上的禁制并不那么严密。按理说,他本来可以不引人注意地溜上马车,但巡逻的学生突然爆发一阵骚乱,好像她们发现有人躲在树林里。

又一队学生走出马车探查情况,阿不思手忙脚乱地往马车下面钻去。几个守夜的布斯巴顿学生走得越来越近了,阿不思甚至能闻到她们身上的花...

查看全文

【GGAD】云上之人

*Summary: 他们约定其中一人留在云上。


1927,法国, 巴黎

阿不思·邓布利多站在屋顶上。

巴黎的雾气让他想到烟,想到云,想到一切高于尘世、不可言状之物。他看着这不详的浓雾向塞纳河延伸,漫过街道和塔尖,将巴黎兜头罩进一个谜团之中。他又停留了一会。

那是人间的雾,不是云。邓布利多明白这点;他将目光重新投向远方。


1899,英国,戈德里克山谷

“有一点,阿不思,有一点非常重要,”盖勒特·格林德沃将羊皮纸翻过一页,飞快地在上面写道,“最坏的僭主政治距离最好的贵族政治只差一步。当然,我们讨论的是将两个社会融合的情况,这又有...

查看全文

【GGAD】慢性病

*整个脑洞都来源于基本演绎法S05E24


变形术教授的头痛开始于一个早晨。邓布利多睁开眼,随即意识到梦中自己头上长的南瓜来源于现实中的偏头痛。他挣扎着起身,喝了一副感冒药水,没有把这点毛病放在心上。上午没有变形课,因为欧洲的动乱,很多高年级的课程都被取消了——十四岁以上的学生已经不能在每天都有战报的情况下专心听讲。低年级的学生则陆续被各自的家长接走了。

“说实话,”校长这样对他们说,“霍格沃茨才是全英国最安全的地方。”

确实有这样那样的传闻,暗指邓布利多才是格林德沃迟迟不进攻英国的原因。但家长们怀疑的目光表明,他们认为无论如何,霍格沃茨教授和黑魔王有这样紧密的联系都是不安...

查看全文

【GGAD】人到中年

*看完预告的1点**!


一到中年,人就开始胡思乱想。邓老师勤勤恳恳在霍格沃茨岗位上教学,数十年如一日,对某盖姓男子的花边新闻从不理会。然而,某一天抬头看向魔法穿衣镜时,他震惊地发现,前男友依然保有从前的传教功力,像某种摆脱不掉的嘤嘤怪(字面含义,没有瞧不起嘤嘤怪的意思)。更重要的是,虽然他号称对某盖姓男子毫不关心,也不知道他的一头金发花白到了什么地步,这面号称反映人心的镜子却与时俱进地更新了某盖姓男子的长相,分毫不差,真是奇哉怪也。

前男友的上半身在镜子里循循善诱。教学有什么好玩的?博格特有什么好玩的?心理辅导有什么好玩的?你的学生,那个叫斯卡曼da的,最害怕的居然是在办公室里工作,真...

查看全文

【GGAD】半醒

“这里面是什么?”

眼前的黑色立柜已经困扰了我两天。我的主人格林德沃将在明天抵达奥地利,届时我必须向他提供有关这个立柜的信息。但直到现在,我都对它无计可施——它仿佛一个已经决意将素食主义进行到底的野兽,再也不张开那长满獠牙的巨口。

“我还在研究。”

“这真像个绝妙的笑话,”我的同伴百无聊赖地转着魔杖,“把秘密藏在一个惹眼的大柜子里。谁都能看出来它来历不小!”

“但我打不开这个柜子。”

于是他闭嘴了。我又绕着这个柜子走了一圈。它大概有三米高,长宽也足有一米,黝黑的表面有二十年前流行的那种祖母雕花,忍冬和长青枝环绕其上。我们都知道它的门上刻着厉害的魔咒,但都没研究出它的作用;就连随后到来...

查看全文

【GGAD】女巫住在糖果屋 04 (完结)

一开始我只是好奇。

“你到底行不行?”

阿不思蹲下身,观察罐底的火苗。

“请你帮忙闭一下嘴,盖勒特。”

红色的火焰差点就要捉住他的发梢,我眼疾手快地将他提起来。

在洛芬燃烧法和格里恩水浴法失败后,我们在研究阿不思黑魔法。当时还是一个可以大声喊出黑魔法三个字的时代,黑色斗篷也有众多拥趸,虽然我不喜欢。

而这个时代的终结也是因为我,黑色兜帽专卖店的破产(以及转入地下流行)也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听起来还挺不错的。阿不思黑魔法最后还是失败了,厉火烧过的铁器染上了经久不褪的鲜红色,温度也一直居高不下。因此,我们放弃了将这批废品丢掉的打算,开始记录温度的下降曲线。

曲线的下降速度很慢,几乎...

查看全文

【GGAD】女巫住在糖果屋 03

因为被晒褪了皮,我只好在房间里躺了两天。乔寸步不离地守着我。第三天,她说她必须得去一趟集市。

“父亲今天去邻镇了,后天才会回来,”她说,“你不能再出去晒了。”

我满口答应。在乔走后,我从床上爬起来,套上长裤长袖,将脸用面纱遮住,临出门前还拿了一把阳伞在手上。这一身装扮很不伦不类,但讨好了我的审美。我偷偷地沿着大路往集市走去;事情很顺利。乔没有发现我,但我发现了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格林德沃!”他身边的应该是卢卡斯。但我此时正在生他的气,于是决定不理会他。我跑过去,又叫了一遍:“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不情愿地转过头来,看到我,疑惑地皱了皱眉。

我这才意识到现在我正戴着面纱。

“是我...

查看全文

【GGAD】女巫住在糖果屋 02

我再次看到乔是在周六的集市上。

“邓布利多!”她在远处向我招手,然后艰难地穿过人群向我走来。她身上是一条朴素的布裙,一头红发很规矩地束在脑后。但直到她走到我面前,笑吟吟地看着我时,我还没想起她是谁。

“乔啊,我是乔,”她一眼看穿我的窘态,提醒我,“上个周末在湖边的——”

记忆里划过一道宽广的白色水线。我恍然大悟。

“抱歉,”我道,“我——”

她打断我:“小事。我来是为了谢谢你,”她伸出两根手指,轻巧地在空中画了个弧,“你们的小魔法,记得吗?”

我瞪大眼睛。难道她知道了?但是,那块石头本来就很滑,有人在上面滑一跤再正常不过。她为什么会知道?

“什么魔法?”

“你们没有走啊,”她笑...

查看全文

【GGAD】女巫住在糖果屋 01

天气太热了,我本来不想动的。但是那两个人交谈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简直像在我耳边狂吼,本来渐渐冷却下来的血液又开始随着那音量急速沸腾,砰砰作响,连脑浆都开始旋转似的。爱丽丝发出一声呻吟,她棕色的细长手臂在半空中充满决心地一抡,从树荫下跳了起来。

“你要去做什么?”卢卡斯用气声问道。

“你们不也觉得吵吗?”

“别惹事,爱。”我嘴唇动也不动地命令道。

她像个跃跃欲试的小豹子一样伸了个懒腰,我能听到她关节间动感的咔擦声;这让我一个激灵,终于有力气把头从草地上抬起来了:

“我不要在这种温度打架。”

爱丽丝怒视了我一眼。她满头的红发被一根树枝斜斜地盘了上去,很有东方韵味,也显出她引以为傲的、...

查看全文

【GGAD】运筹帷幄

哈利站在邓布利多家的台阶前。他手上紧紧捏着一捆新一期的唱唱反调:卢娜在这个月十二号布置下任务,要凤凰社每位成员推销出至少一百份报纸,以达到预言家日报百分之一的业绩。作为唱唱反调的记者、丽塔·斯基特的竞争对手,赫敏·格兰杰当仁不让,在十三号当天便卖出七十多份报纸,荣登业绩排行榜第一,被卢娜颁发椰菜花项链一串。

哈利十分不满。他并不是眼红那串项链,但赫敏速度太快,格兰芬多已经人手一份唱唱反调。哈利转而去敲陋居的门,却发现韦斯莱家连窗户上都糊满了报纸,英格兰找球手骑着扫帚在窗户之间飞来飞去,尽情穿梭。他一定是没想到在报纸上也能有如此作为,一边翻筋头一边高声欢呼,最后在珀...

查看全文

【GGAD】此案无关风月 013

安娜贝尔在晚餐的时候兴致勃勃地问:

“你和格林德沃吵架了?”

阿不思低头切面包。

“没有。”

安娜贝尔脸上瞬间写满了失望两个字。

霍格沃茨长桌的新住客费比安习以为常地拍了拍阿不思的肩膀:

“没事,你能忍受他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了。”

多吉看了一眼阿不思,很识趣地没有附和。但费比安仍在滔滔不绝:

“我们都在猜测你们什么时候分手。哦不是,对不起,我的英文不太好。那个词是怎么说得来着?就是形容感情破裂的那个词。情断义绝?生死不见?”

金提醒:“断交?”

“行吧,先不扣字眼。”他扔下堆得高高的盘子,一条健壮的手臂搭上了阿不思的肩膀,“没有谁真的会喜欢格林德沃,你懂吗?你没什么错,你做...

查看全文

【GGAD】此案无关风月 012

盖勒特绕过一座雕塑。铁锈和藤曼在摩甘娜张开的双臂上缠绕,这女巫狂野的脸部被巫师雕刻得惟妙惟肖,仿佛在下一秒她就会呼出千年以前的恶咒。乌云在她指向之处聚集,盖勒特抬头。

他眯起眼睛,双臂无所顾忌地张开。雨点在两分钟之后打在他的斗篷上,于是他甩掉了斗篷。狂风召来倾盆大雨,一时间德姆斯特朗天文塔下的小小花园被灰色的雨雾包裹淹没。雕塑后绕出来一人,她静静地站在盖勒特后面,脸色苍白若尸体。

她盯着盖勒特的金发,右手抖了抖,一根魔杖从校袍的口袋里滑到她手心。那是布斯巴顿精心设计的学徒袍,浑身上下唯余袖口有一条细长口袋,用来放置巫师最亲密的伙伴。

盖勒特睁开眼睛。他注视着低低压在视野边界的云层,雪...

查看全文

【GGAD】魔王与他的三个愿望

1.

老魔杖被一个年轻巫师捡到了。

当时他正走在山谷里,每一步都踩在夏季的开端上。他的弟弟赶着羊群往山上走去,心里希望今年的雨水充沛,牧草旺盛。巫师没有跟上他的弟弟,他坐在一棵树下,后来又躺下去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没有任何征兆地,一根树枝掉在他头上。

巫师吓了一跳。他捡起那根树枝,发现那是一根魔杖。他在握起魔杖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不是一根普通的、五个金加隆就能买到的魔杖。他自己的魔杖就是很便宜买到的,虽然他很喜欢那根凤凰羽毛的魔杖,但巫师觉得,自己值得一根更与众不同的魔杖。

巫师这样想也不无道理。他在挑选魔杖时,几乎炸毁了半条翻倒巷。兴致勃勃的老板在给他包装好魔杖时告诉他...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