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么真实 我吃就是了

酥山  

【杰克船长】吾即海洋

我总也搞不懂杰克怎么想的。今天,早些时候,他打开航海图问我:“去抢些金子吧,吉布斯。”但当我们满帆向前,正要到达港口时,他刷地收起望远镜:“我看这里的金子不算很亮堂,继续沿着海岸线向前!”

船员们都累死了,向我抱怨,我于是对他们说:“升起半帆!收起浮桥!船长的话你们不听,是要造反吗!”

考顿的鹦鹉大声说:“反他娘的!反他娘的!”

真不敢相信,这畜生是我们船上最有文化的海盗。我举起手臂吓唬了一下它,它便立刻拍打翅膀飞走了。独眼又在揉自己的假眼珠子,我转过头,看到马蒂在啃自己黑乎乎的手指甲。

“我们什么时候能干回老本行?”马蒂啃完一只手,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问我。

“你以前干过什么正经事?”

“金子!我们有两个多月没有上岸了!”独眼说,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以前的日子是多么好啊,我们靠岸,放上几炮,那些软脚虾就跑没了,我们就可以上去捡金子。我捡了一双很好的鞋,还有一把剑——”

“那你怎么不给自己捡个随便什么圆坨子当眼睛?”我训斥他:“我们现在不就是在找个港口吗?等我们到了一个富饶的港口,还愁没有钱和女人吗?”

围在我身边的人便散去了。看到他们懒洋洋地开始工作,我终于转身走下船舱,敲开船长卧室的门。

“杰克,”我这样说:“伙计们都很不满意。”

“他们又想干什么?”

“他们想要金子,”我说,擅自加了一点儿:“还想知道你现在在盘算些什么。”

“哈!”他不耐烦地合上罗盘的盖子:“等我们到了一个富饶的港口,还愁没有钱和女人吗?”

“我就是这么说的,船长,”我舔了舔嘴唇:“可有船员指出我们刚刚路过了脱图加!还有什么港口比脱图加更好的吗?”

“脱图加,”杰克说,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脱图加,只是一个脱女人衣服的地方。”

“是!那还不够好吗?”

他晃了晃自己的罗盘,打开看了看,这次他气得把罗盘摔在了桌上。我等了一会,看到他直瞪着虚空中的一点,两眼发直,于是出声提醒道:

“船长?”

他惊醒一般回过头,看到时我大吃一惊:

“怎么?你怎么在这?”他走过来,双手使劲把我向外推:“去,去,我听到太阳落下来了,让他们把帆收起来。”

我尽力扒住门框,大声冲他喊道:“我们不能再这样航行下去了!”话音未落,船长室的木门被重重合上,幸好我及时抽回手,不然杰克今晚会经历第二次船员叛变。在转身走上甲板时,我心里很疑惑——他手上怎么缠着这么厚的绷带?

 

后来,我觉得我仿佛摸到了杰克的心思。我们还是回到了脱图加,为了招募九十九个船员,替杰克服他在幽灵船上的百年劳役。原来杰克是在害怕,我很理解——谁能不害怕飞翔的荷兰人号呢?

那个铁匠的儿子很大胆地说出来了:“你怕失去自由!”

这么冠冕堂皇干嘛,我都要脸红了。谁不想随时喝个小酒,泡个小妞,吹个小曲——照这么说,每个海盗都是追寻自由的斗士。杰克也觉得这样说很不体面:

“你干嘛这么大声嚷嚷!”

“我说,”这个孩子很有勇气,我要开始敬佩他了:“你是个骗子,还很自私。”

“谢谢你的夸奖。”杰克宠辱不惊,很有船长派头。

“你的罗盘失灵了,对不对?你不仅害怕,你还很慌乱,你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到底愿不愿意当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把自己囚禁在茫茫大海上?你骗莉兹帮你找到琼斯的心脏,骗我到船长去当奴隶,不都是因为你自己没有拿定主意?你没有愧疚,因为根本对这些漠不关心!不过我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遇见我父亲——我也不会这么想要那个章鱼的丑陋心脏。”

我向来知道老比尔的孩子能说会道,但也没听过他说这么长的一段话。

杰克看着他,很冷静地拔出了自己的剑:“把心脏给我。”

我从未见过他这种样子。我们抢过很多东西,杰克的罗盘总能找到宝贝。但即便如此,他也从没露出这种执着而又严肃的神情。我有点懂了,老杰克的运气用完了。他要活命,他要把尖刀插进琼斯的心脏——选择权从不在他。

他不是自由的斗士,我们只是海盗。只要有那么一点希望,也要把命留着。只要有这条命在,在哪不能活出自己?我们从不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可不是。

我有点热血沸腾了。自由的荷兰人上的杰克船长,永远不死的杰克船长,这个称呼不要太酷。我觉得就算成了死人船船长,他依然会这样疯疯癫癫的,我就这么觉得。

 

我们最后的结局是一艘小船。我们整整齐齐地坐在船上,像一船修女。我是指那些很老的修女。

伊丽莎白,那个女人,我早就知道她不那么简单。我们听着她冷静的指示:“杰克要留在船上为我们争取时间。”

我恍然大悟。这话太让人高兴了,杰克绝对不会这么说。

“谁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呢?”伊丽莎白轻声说,我们谁也没有接话,她低头抱住自己的膝盖。

但我知道。我们每个海盗都知道。虽然我们想不出那样的计谋,也没有很多脑子,但当杰克站在桅杆上发号施令,大家都从心里觉得他是加勒比海上所有海盗的船长。那些狡黠和诡计,若有若无的道德观,想干什么就立马行动的莽撞,偶尔失落的雄心和刻在骨子里的对征服海洋的渴望,我们都知道。

连老比尔的儿子都知道。他转过头,不去看伊丽莎白的惨样。我们一个个低着头,随着这条小船飘荡;这不是第一次我们没了船,但这是第一次我们没了船长。

考顿,最老实的老伙计,叹了口气。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如果杰克在就好了。他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怪点子,还有像灯塔一样燃烧不灭的行动力,他一定知道该怎么做。我有点难过,如果杰克在就好了。

伊丽莎白忍无可忍。她站起来,大声说:“好了!我们去救他!就算把杰克琼斯的魔狱翻过来,我也把你们的船长带回来!”她忽然泄气,小声说:“拜托你们不要这副如丧考批的样子。”

我满意地在她只有一块鱼骨头的碗里加了满满一勺汤。

“我们去把船长救出来!”我站起来,又一次觉得充满希望。我看向剩下的船员们,他们眼底也燃烧起了跳跃的火焰:“还有我们的船!”

这下大家真正高兴了。独眼笑起来的时候没有揉眼睛,马蒂不知道想到哪去了,双眼迷离,露出一个如痴如醉的微笑。

考顿的鹦鹉拍打起翅膀。它破天荒飞到我肩膀上,声音尖利高亢:“扬帆起航!扬帆起航!”







=======

走加勒比海盗2的剧情。加5都看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转回去写加2...

第一次写船长,似乎有很多爱想说,但现在很激动,什么也说不出来。我以前觉得写船长是最难的事,现在依然这么觉得。他不可捉摸,无法预测,宛如大海。

08年看加3,到现在已经很久了,加3依然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无法在这部里有任何拓展,因为这海盗的计谋如此盛大而完美,他心存软弱,但又孤注一掷,疯狂隐于水底,我除了再看一遍,毫无办法。希望所有因为加5喜欢上船长的人能够看一看前几部,最好一口气看完,如果实在没有时间,推荐重点看第三部。相信你们会被钉在坑底,再无翻身的机会。

评论(30)
热度(88)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