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Representation is Political

酥山  

【GGAD】人到中年

*看完预告的1点**!


一到中年,人就开始胡思乱想。邓老师勤勤恳恳在霍格沃茨岗位上教学,数十年如一日,对某盖姓男子的花边新闻从不理会。然而,某一天抬头看向魔法穿衣镜时,他震惊地发现,前男友依然保有从前的传教功力,像某种摆脱不掉的嘤嘤怪(字面含义,没有瞧不起嘤嘤怪的意思)。更重要的是,虽然他号称对某盖姓男子毫不关心,也不知道他的一头金发花白到了什么地步,这面号称反映人心的镜子却与时俱进地更新了某盖姓男子的长相,分毫不差,真是奇哉怪也。

前男友的上半身在镜子里循循善诱。教学有什么好玩的?博格特有什么好玩的?心理辅导有什么好玩的?你的学生,那个叫斯卡曼da的,最害怕的居然是在办公室里工作,真是笑死我了,教室和办公室,有什么不同?你听到这句话,有没有觉得被啪啪打脸?没有?那你肯定是脸皮太厚。跟我有什么不能说的呢?我什么也不是,不过是你心中埋藏最深的渴望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你一向善于隐藏。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呢?收拾东西来找我复合吧, 我没有换电话号码,605***1234,老地方,我的怀抱随时向你敞开。

邓老师的中年卡在跳槽这一关上。而在同一时刻,不远处的某盖姓男子,刚刚从监狱里跑出来,一条鞭子耍得滴水不漏,虽然头发花白,但仍然精神矍铄,来不及思考中年危机的问题。因为他觉得自己尚且年轻,有很多宏图大业在心中还未得到施展,一秒一个新点子,每天一个大动作,把一群魔法部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打得嗷嗷直叫。在忙碌的盖头头心中没有某邓姓男子的位置,他自忖自己还风流貌美,且已经是享誉全球的恐怖分子,一个只愿埋头教书的前男友罢辽,除了两个球状PP值得留念,哪还有一丝配得上他。盖头头思及此,揽镜自照,把在监狱里长长的白头发剃回了原来的菠萝造型,觉得自己简直天下无双,魅力无人可挡。

然而,盖头头流年不利。某邓姓男子的学生遍布天下,如同萝卜坑一般常见,一步一坑,每次都将他绊个嘴啃泥。第一次他遇到那个刘海过长的学生,一不小心过问了一句邓姓男子的感情问题,被嘲笑至今,第二次便恼羞成怒,口出狂言:“你觉得邓***会为你哀悼吗?”一时嘴滑而已,其实在他心中前男友一文不值,因此愤怒也是言不由衷的,希望大家不要误会。盖头头觉得可能是青春期的余韵仍在起作用,因此提到邓姓男子总是怒发冲冠;这并不是他还爱着对方的证明,因为干大事者断情绝爱,盖头头是没有爱的,当然也没有什么中年大关。

盖头头没有爱这件事,是得到大家公认的。下属在淘宝上写下十五字短评,都是清一色的称赞:新老板冷酷无情,好好好,妙妙妙,只是希望对金钱能冷酷一点,最好视金钱如粪土,圣诞节的时候给大家撒撒钱。他在前男友的学生面前说的关于前男友的坏话其实也不算坏话,因为他真的认为邓姓男子不会在乎纽特的死活。在盖头头心中,一个优秀的邓姓男子应该和他一样具有断情绝爱的品质,因此在纽特来和他对殴的时候,他内心有些窃喜,感叹邓姓男子还是和他记忆中的邓姓男子一样,是个冷心冷情,智商超群的人;此时他们俩好像正坐在棋盘两侧调兵遣将,不争一子也要争口气。操盘手怎么会因为棋子的死亡而哀悼呢?反正盖头头自己是不会的。邓姓男子应该是和他一样优秀的操盘手,因为盖头头至今还记得邓姓男子说“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时的神情,那时的邓姓男子脸上闪耀着理想主义者天真无畏的光芒,残忍地有些可爱。

盖头头当即知道他们是同一种人,心怀更伟大利益的人是不会因为一兵一卒的损失而悲伤的。盖头头觉得邓姓男子值得他花费更多的时间,多么难得!盖头头十六年来第一次遇到他的知己,他为此欣喜若狂,甚至想写一本书,叫“世界上的另一个我”。他当机立断,决定打造一个完美的邓姓男子。他一向能说会道,尤擅洗脑,邓姓男子被他哄得五迷四道的。虽然后来由于一种叫妹妹的生物,改造计划中止了,但在盖头头的心目中,邓姓男子依然是世界上的另一个他,冷心冷情,智商超群。

因此我们知道,盖头头虽然自诩永葆青春,但记忆力早早抛弃了他,他忘了邓姓男子是不能断情绝爱的。邓姓男子有一双盈满爱意的蓝眼睛,一片擅长接吻的嘴唇,以及一颗柔软而充满怜悯的心。盖头头忘了这一切,他忘了和邓姓男子在湖边消磨的下午,忘了邓姓男子为他写的诗篇,忘了邓姓男子在小阁楼上对他说的每一句爱语。盖头头在妹妹事件发生的那天起(也许更早,谁知道呢)便封闭了这部分记忆,因为在某一刻,福临心至,他知道他终将一个人走上那条艰难的道路,届时邓姓男子不仅不会走在他身边,还会抽刀将他可走的道路一一断绝。

为什么呢?因为那一天吗?还是更早呢?是哪只猫头鹰脚上捆绑了那句致命的话呢?是哪一道魔咒击中了那个脆弱的女孩呢?邓老师的眼睛从穿衣镜上挪开。他真的很想跳槽,因为霍格沃茨不是他的理想乡,至少暂时不是。他并不是在羡慕盖姓男子身边的几个小喽啰。邓老师心中有梦想,在他十八岁的时候,有人唤醒这梦想,和他一起共筑未来的蓝图。就算在此刻,他也被那梦想吸引,单纯地为曾经的小邓而叹息。他又看了一眼镜子。盖姓男子依然喋喋不休,而在同一瞬间,他看到自己的眼睛:柔软的感情已经灰飞烟灭,某种更深层的痛苦如韩国整容术,将他的眼睛雕刻成两口波澜不惊的枯井。而只有他知道,在这平静表象之下,他是如何被理想和现实来回撕扯;直到曾经的小邓在这场博弈中被彻底杀死,这酷刑才算告一段落。

因此他不愿,也不能和盖姓男子共事。但世上只有两家公司,即盖姓男子的公司,和其他公司。如果不去盖头头的公司,便没有地方能容下他的理想。盖头头大可以将那一晚遗忘,但邓家的大哥不行。他记忆超群,仍可以见到小妹妹躺在他的腿上,那么幼小,那么可怜,还没来得及叫一声便死去。那双盈满爱意的蓝眼睛见过那道划过客厅的魔咒,因此那双眼睛开始变得冷酷;那片擅长接吻的唇吐出妹妹的悼词,因此那片嘴唇逐渐变得沉默;而那颗心,那颗柔软而充满怜悯的心,因为记住了某人的逃逸,而生出厚厚的盔甲,让他人再难接近。他怎么会忘记呢?

于是邓老师对他的学生说:“我不能面对格林德沃。”他知道这诱惑——他多么清楚!他不能,因为他需要用这物理距离保护自己,因为他不能让自己更加痛苦。用一句很老套的话来说,世界上有那么多可能,但他唯独确认这一种不可能。

他绝不可能再次和盖姓男子同行。

无论多么长的电影,多么长的同人,无非是讲这种不可能。这个官方不可能,那个AU也不可能;绕过这件事也不可能,绕过那件事也不可能;老邓是发情期Omega不可能,老盖是媚娃预言家也不可能(我瞎说的,并没有这样的文)。老头们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何况这样一片撒哈拉大沙漠。而邓老师是何等样人,盖头头是何等样人,绝不会在清楚认识这一点的情况下对对方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再广袤的沙漠也有被卫星覆盖的一天,再漫长的中年大关,也终有跨过去的一天。让我们祝福邓老师和盖头头,祝他们在走完这痛苦一生后,最终能山高水长、火车站台上为爱鼓掌。



今日和室友看完预告,和她大讲特讲老头之爱,我分析:“这样的节奏是可以的,大家这一部先不见面,交代背景铺垫感情,下一部就可以互殴了,下下部拍一点卖身求仁,下下下部再决裂,是很完美的剧情安排。”

室友迷惑不解,说:“这部电影主角难道不是小雀斑和他的神奇动物吗?”

我说:“俗人!不是!这个系列讲的是格邓中年之爱,一切细节都是为了解析这两人关系服务,你给我记住了。”

大家来磕这美味神仙CP吧,真的好吃,1定有售后,不吃别后悔(威胁了

评论(36)
热度(385)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