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这么真实 我吃就是了

酥山  

【GGAD】死于心碎

1.

近来邓布利多注意到斯莱特林的一个黑发男生总有些不寻常的动向。他知道这个叫斯内普的男生对格兰芬多的莉莉·伊万斯很有好感,然而后者显然和她同学院的詹姆·波特走得更近。自从莉莉公布她和詹姆的关系后,这个原本就阴沉的男生变得更为沉默了。胖夫人在一次喝醉以后告诉邓布利多,斯内普经常在格兰芬多寝室门口停留,在每一次看到莉莉和詹姆并肩回来时转身离去。

但真正让邓布利多觉得不寻常的是,他在一次食死徒聚会名单上看到了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个名字。彼时黄昏将近,霍格沃茨校长取下架在弯曲鼻梁上的眼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福克斯轻柔地降落在他的肩膀上,长长的鸟喙点了点羊皮纸,那个名字便化为灰烬了。

“老朋友,”邓布利多还记得他当时这样问分院帽:“我们还需要多少不同的故事呢?”

 

2.

“她手中的长剑应声而出,经过千千万万日月星辰磨练的剑刃锋利无匹,在瞬间刺穿巨龙的心脏——”

“然后公主通过自己的努力杀死了巨龙,逃离了那怪物为她造的黄金宫殿,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盖勒特漂亮的金色脑袋挪了挪,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枕在阿不思的大腿上:“你觉得这个故事如何?”

阿不思沉吟着。夏蝉竭斯底里地鸣叫,他无意识地把细长的手指插进了盖勒特的头发里。

“可是巨龙有什么错呢?”他问朗读故事的人。“为什么它会得到如此可怕的惩罚呢?”

 

3.

“她死了。你答应过要保护她。可现在她死了。”

邓布利多冷静地从窗口转身。一身黑袍的男人跪在地上,佝偻成一团的身体聚集了所有能够调动的哀恸。可胜利后的牺牲过于惨痛,他暂时打不起精神施舍同情。

“可她的儿子还活着。哈利,他叫哈利。”

斯内普深吸一口气,他的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

“那有什么用?”

在那一瞬间,邓布利多对上斯内普混合着痛恨和希望的眼神。他此刻清明到残忍,对这个曾经的学生刹那间的心理转变了如指掌;他十分清楚到底是什么才能让眼前这个人重新振作起来。

邓布利多轻声道:

“但他有一双莉莉的眼睛。”

 

4.

“是我害死了她。”

 

5.

“麦格教授?”

向来严厉的女教授难得为难地站在原地,她勇敢地对上邓布利多温和的蓝色眼睛。

“虽然我一向尊敬你的判断,阿不思,”她开口道:“但斯内普——”

“他是凤凰社这边的。”邓布利多不容辩驳地回答。

“可你到底为什么这么信任他?”麦格教授不赞同地皱了皱眉,显然在她心中,仁慈的老校长会对每一个幡然悔悟的罪犯张开怀抱。

“我有非常充分的理由,麦格教授。”

麦格教授没有得到自己满意的回答,在道过晚安后便离开了。

邓布利多把羽毛笔插进墨水缸,分院帽摇头晃脑地说:

“反正,每个故事都会有相似的结局。”

 

6.

“这里并不欢迎你。”阿不福思斜倚着门框,嘴里不羁地叼着烟斗。

“我就要去德国了。”邓布利多执拗地站在门前。

“那就快滚。”

邓布利多沉默了。半晌,他缓缓开口道:

“我不期望你能原谅我,阿不福思…弟弟。毕竟我——”

阿不福思直起身来,最后一个词让他不能忍受。

“我没你这样一个哥哥。”

毕竟我是那样一个傻瓜。阿不福思关上了房门,邓布利多继续站了一会,但小屋的门窗依然紧闭。乌云聚集过来了,狂风暴雨如期而至。最后一线天光泯灭了,暴怒的神明降下那一瞬间的惩罚。

邓布利多转身离开,心里明白这场雨将永远下下去了。

 

7.

“可我那么爱她。”

 

8.

“住手!阿不福思!”

“盖勒特!别过来!”

然而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不,阿利安娜,不!”

一个世纪以前,红发青年跪在地上,那把经过千千万万日月星辰磨练的宝剑锋利无匹,瞬间刺穿他的心脏。

 

9.

“别告诉我,你开始爱这个孩子了。”

“爱?”斯内普冷哼一声:“呼神护卫!”

邓布利多看着那矫健的银色动物轻盈地跃过窗框,迎着同样纯净的月光奔向天际。他凝视着那头守护神留下的轨迹,往事的洪流携带着不可忽视的重量压上他的眼眶。

“莉莉?”他听到自己轻声问道,生怕打破了空气中脆弱的银色丝线:“...一直如此?”

两个都背负了沉重过往的人在此刻一齐看着守护神消失的方向,宛若见证神谕。他们都忘记了依然存在着的黑色泥潭,以及泥潭里蠢蠢欲动的恶兽爪牙。与这一刻相比,与依然存在的爱相比,那又算得上什么呢?

 

10.

纽蒙嘉德的夏蝉竭斯底里地鸣叫,仿佛要耗尽夏日最后一丝热度。

在一个世纪前,他躺在一个红发青年的腿上,听到那个让他困惑至今的问题:“为什么它会得到那么可怕的惩罚呢?”

他曾走过最险恶的大漠,在巨兽栖息的湖泊饮水。但黄金城堡早就坍塌了,纵然他现在能写出一千篇有关公主的粉红色爱情故事,巨龙都不会回来了。

 

11.

“我那么爱他。”

 

12.

“盖勒特!阿利安娜不能看这种故事!”

“这可是勇敢巫师的故事!”

“女孩子们不会喜欢。她们会更想看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

盖勒特促狭地凑过去,吻了吻阿不思的嘴角:

“是这种爱情故事吗?”

阿不思脸红了。他掩饰似地低头翻着盖勒特花了两个晚上写好的女巫冒险故事,最终决定道:

“阿利安娜喜欢公主。那就写一个关于公主的爱情故事吧。”

评论(23)
热度(236)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