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酥山  

【GGAD】此案无关风月 003


魔药课还没有结束,但霍格沃茨介绍会已经散场了。多吉邀请他一起去犯罪现场散步——几个拉文克劳的学生也礼貌地表达了相同的兴趣。

阿不思委婉地回绝了,并衷心祝他们能找到一星半点除了落雪以外的东西。他清楚昨晚所有的线索已经趁着客人开会的时候被校方清理一空。威廉姆斯女士连夜赶回法国向死者监护人说明情况,迪特里希校长似乎觉得她在小题大做。从他今早一如既往热情的发言来看,昨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但这意外给布斯巴顿带来了相当大的影响。

悲伤的气氛笼罩了整条布斯巴顿长桌,有些女孩还换上了带有白边的长袍。阿不思看向穆勒,发现他几乎一晚上没睡觉,现在正萎靡地盯着眼前的桌面。盖兰在轻声安慰一个低声抽泣的女孩,她的眼圈也是浮肿的。

“赛事照常举行——”

——理所当然。死亡并不是由比赛造成的。

“所有教员将会尽全力保证学生的安全——”

——难道之前不该如此吗?

“我们会增加在走廊和森林旁巡逻的力度——”

——听起来很弱。

“所有参赛人员都需要在星期五之前把自己的名字投进火焰杯,在星期五的晚宴上火焰杯将选出三位勇士。”

格林德沃金色的影像一闪而过。阿不思靠回椅背,修长的十指轻轻巧巧地对在一起。

 

从大礼堂开完会出来后,阿不思用了半分钟思考要不要听从盖勒特的要求。

甘草汁混合大丽花溶液有种独特的难闻味道,阿不思一时形容不出这味道的来历。当他走出盥洗室时,盖勒特也恰好在走廊上叫住他。

“那么,祝你好运,盖尔。”一个黑头发的女孩慢吞吞地说。阿不思认出她就是坐在盖勒特对面的那人。

“迪特里希今早说什么了?”在走下楼梯时,盖勒特问道。

“他说死者是被熊在森林里杀害的。”

盖勒特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嘲笑。

“他有没有说是林中仙子把尸体搬到空地上的?”

“可能他的想象力还不够丰富。”

他们一齐放声大笑,冬日森冷日光中的浮尘都在微微震动。

“但大部分人都会买账。”盖勒特收回笑意,轻蔑地微微抬了抬下巴:“我敢打赌,他们压根就不会动脑子去找真相。只要这不打扰他们的日常生活,只要早餐的玉米粥还是和往常一样的咸度,凶手都可以在他们的鼻子底下逍遥自在!”

“我能理解。”

“蠕虫的思想同样非常容易理解。你只需要拿出一片菜叶,它们的思维轨迹就一览无遗了。”

阿不思为这话中的恶意皱了皱眉,但他没有反驳。他是这么想的吗?在他和多吉、托马斯进行那次炉边谈话时,他就没有为对方思维的局限性感到厌烦吗?

思考这些问题让他觉得自己非常卑劣。阿不思语气冷淡下来。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盖勒特用魔杖敲了敲地窖门上老鹰雕塑,大门随即打开了。阿不思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外面的温度和地窖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但这同样有利于保存尸体。

他们破除了两道防护咒,走近了正中间的石制平台。夏洛特·勒弗菲尔二十四小时前还活波鲜嫩的身体此时毫无生气地躺在石台上,她微微睁开的眼睛仿佛还残留着最后令人惊恐的影像。她手上握着一截树枝,阿不思认出那是雪杉木,他想起森林里似乎有这种树木。

她是想暗示什么?阿不思摇摇头把这条线索抛在脑后。

他随即走上前按了按她的喉咙,仔细检查起她的后脑来;盖勒特关上门,小心地解除石台上可能有的咒语。

“她确实是溺死的,后脑也有一处伤口。”阿不思总结道。“可是她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块平地上呢?凶手在把她推下水后,为什么还要费力气把她捞上来呢?那块血迹真的是死者的吗?”

盖勒特忽视了前两个问题,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沾有血迹的树皮。阿不思好奇他是什么时候把它从树上揭下来的。

“血源检测,你学过吗?”

阿不思用魔杖引出死者后脑的一缕鲜血,他们引导着两缕血液相融合。盖勒特仰头观察着两缕晶红相拥,阿不思看出他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疑惑。

门外突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和争吵声。

“迪特里希,如果你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威廉姆斯,我认为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门内的探险者们对视一眼;血液融合还要经过较长的时间。盖勒特敏捷地把正在融合的血液收回到一个玻璃瓶里,与此同时阿不思已经把石台上的咒语和防护咒一一还原。

在大门被撞开的前一秒,他们同时躲进石台后面的空隙里。

 

“如果我真的插手这件事,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是迪特里希怒气冲冲的声音。

“会还我的学生以公平!”威廉姆斯女士寸步不让。

“难道你以为是德姆斯特朗杀害了你的学生吗?”迪特里希一个箭步走到石台前,躲在离他不足一米远的两个人屏住呼吸。

“她从小在法国长大,在此之前从未踏上过我们的一寸土地!照我看,你更应该好好解释你那两个学生在晚上八点的行踪——“

威廉姆斯女士气得声音都颤抖了。

“你这是…恶毒的暗示..”

“他们去哪了?在死者死去的那段时间内,他们刚好都没有不在场证明。是不是这对爱侣联手作案呢?”迪特里希懒洋洋地追问道:“动机非常充分啊——”

威廉姆斯女士决定放过这个问题。

“我们没有在她的遗物里发现魔杖。我必须在她身上找一找。”

盖勒特侧过头,在狭窄的空间里,阿不思和他呼吸相闻。他的眼睛闪闪发光。

“你——找——到——了——吗?”盖勒特在黑暗里无声地作出口型。

阿不思摇摇头。提问者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三十秒后,威廉姆斯女士给出了同样的答案。她叹了口气,换上了相对温和的语调:

“我需要借助你的帮助,约翰,我非常需要。这是你的校园,你应该更清楚发生了什么。”

迪特里希校长沉默了。阿不思猜测他可能点了点头,因为威廉姆斯女士继续说:

“我还希望布斯巴顿马车周围能加大巡逻力度。”

“恕我直言,你们在马车内部也应该加强管理。”这话相当尖刻露骨了。

威廉姆斯女士默认了这一提议。就在他们准备离开时,她突然问道:

“从刚开始我就想问了——这是什么味道?”她回身重新走近石台,甚至想转到后面去看看:“非常奇怪的味道——”

“尸体在湖里泡过一段时间,我想会有水草和腐烂水生物的味道。”

威廉姆斯女士停住了脚步,因为这味道在后面越发浓郁了。

“我们走吧。”她疲惫地说,最后看了一眼她死去学生的尸体,率先走出了房间。

 

五分钟后阿不思和盖勒特从石台后爬出来。

“你连这个也预料到了?”阿不思不敢相信地闻着自己的手指:“甘草汁混合大丽花溶液——闻起来确实很像水草和腐烂物的味道。”

盖勒特第一次露出了难以启齿的尴尬表情。他顶着阿不思难得热切的目光,斟酌着语句回答:

“不…事实上,我就是想整整你。”







=======

每天三更八千字成就达成,我觉得我已经没救了...每次写这种冷题材就打了鸡血一样,要命...

说真的,有姑娘留言说是破案题材,我有点受宠若惊。其实破案只是满足我恶趣味的媒介啦,就像设定三强AU也只是给学生时代的GGAD一个见面的理由而已...

我真正想看的是他们在!一!起!啊!一起夜游,在黑暗的森林里探险;一起头脑风暴,你的话还未出口我就帮你接完;一起把魔杖对向同一个人,连说出口的咒语都一模一样...

一起躲在床底下听别人的枕边话,床上激情和床下暧昧也是同一个世界(不这个不会有)

诶。年轻真好。但这一切都是我想写傻白甜的借口而已。

评论(7)
热度(92)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