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Representation is Political

酥山  

【贾尼】钢铁侠需要一个搭档

1.

“人人都有一个搭档。我也应该有一个。”

“你不需要向我申请,斯塔克先生。”弗瑞面无表情地拒绝了他:“就算美国队长有了一个搭档,这也不意味着……”

“但这和那个小胖子毫无关系!”

“好吧,”弗瑞怀疑地问:“就算有这么一个人——”

“他要战斗力爆表。起码比我厉害。”

“战斗力比你强——”

“还要听懂并服从我的命令。”

“随时听命于你——”

“长得要帅,不能让我感到辣眼睛;如果不帅,那就得随时随地在我面前带面罩。”

“…”

“他还要风趣幽默,听得懂我的笑话;思维敏捷,跟得上我的节奏;还有——”

弗瑞低了低头掩饰过了嘴边的笑意。他意有所指地看向厨房里那个脊背挺直的背影:“可你不是已经有一个了吗?”

 

2.

全世界最好的搭档。

“Jar?”

“您会没事的,sir.”

托尼深深吸了口气。他希望能把最后的话说的好听些、容易些,但像以往一样,他是如此该死的不善言辞,纵然他狠狠地压榨自己还在蓬勃跳动的心脏,也无法从里面榨出一句适合此时此刻的话来。他怎么让贾维斯明白呢?他怎么让所有人明白呢?他爱上了自己的造物——那魔鬼用撒旦般的诱惑涂抹自己的嘴唇,于黄昏界限最暧昧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向他展示虚幻的天堂——他该如何让贾维斯明白这点?

“Sir?”

他回过神来。核弹在不远处安静地向前推进,他明白虫洞在几分钟或更短的时间内会关闭。钢铁侠最后的精神在黑暗里无声地燃烧,推着那骇人的灾难远离他试图保护的世界。在核弹脱手的那一刻,贾维斯的声音——难得地带上了一丝欢愉——在他耳边响起:

“我们成功了,sir!现在——”

钢铁侠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慢慢飘散。我要死了。他掩盖在钢铁之下的凡人躯体软弱无力地下坠;但我成功了。

“谢谢你,J。你一直把我照顾得非常、非常好。”

“我的荣幸,Sir。”

托尼嘴边闪过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死亡的冰冷从他四肢蔓延到心脏。

“那你觉得,此时说我爱你符合逻辑吗?

下方所有的战火和喧嚣都比不过这个寂静的时刻。在这个瞬间,托尼打破了图灵设置的最后警戒线。

他问:“你愿意来爱我吗?”

 

3.

托尼没有等到回答便干脆利落地关闭了通讯系统。

他不希望贾维斯在这里。虽然贾维斯‘看’不到,但托尼就是有一种感觉——贾维斯就在他的身边,在他每一次倒下和爬起时,那个金发碧眼的高个智能管家就站在离他不远的战场上。有时是在他对面,他们彼此长久的对视,共同等待敌人露出破绽;有时是在这里,他的战甲里。他们反身向前,共进共退,在每一个交错中交换心照不宣的眼神。

是的,我已经有一个搭档了。但我怎么忍心让他和我一起坠入深渊呢?

他眯起眼,模糊地在一片黑暗中看到自己眼里的泪光,在面罩中沁成一片水色。核弹渐渐远去了——黑暗逐渐占领全部视野。不远处漂浮着狼狈逃窜的外星生物,战舰安静地收敛了满身的戾气,在黑暗里显得孤寂而冷情。除了外星人,托尼·斯塔克还对那么多事物感到好奇;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探索死亡的神秘。但不是此时此刻,并非此时此地。

每天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接吻拥抱,互许真心——为什么不能是他们呢?

备用能源耗尽的最后一秒钟,托尼·斯塔克打开了自己的通讯系统。他张了张嘴,心中怀着不可能出现在美国队长、雷神、浩克或其他任何一个超级英雄身上的尖锐和绝望,在这波澜不惊的宇宙中吐出最后一口气来。

 

4.

“虫洞正在关闭——”

“没时间了。托尼来不及了。”

远方的城市传来振金嗡鸣。娜塔莎维持着半伏在地上的狼狈姿态凝听着远处的动静。可不用她把发现报出来,美国队长就已经知道刚刚的巨响传于何处。维罗妮卡在半分钟之内拔地而起,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范围中。

“贾维斯!”

“谁?”

娜塔莎抿紧嘴唇。“可他受伤严重——”

复仇者们同时抬头看向贾维斯消失的方向。

 

5.

“哇哦。”托尼从一堆废铜烂铁中挣扎出来。他一边注视着MK40里自己管家冰冷的下颚和嘴唇,一边分神想着自己到底断了几根肋骨。

“Sir,这次您真是非常、非常令人担心。”

托尼没有说话。胸前的伤口尖锐地切割着他仅剩的感官,但他拼尽全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不愿意把精力浪费在没有意义的反驳和多余的翻白眼上。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为贾维斯眼里的怒气屏住了呼吸。

贾维斯上前一步,朝托尼俯下身来。

“我希望您现在在好好反省这次冲动的行动……”

他并没有来得及把话说完。托尼从一开始就锁定了目标,并以无与伦比的行动力和厚脸皮在贾维斯低头的那一瞬贴上了他柔软干燥的嘴唇。

此时此刻,时常有人犹豫,有人试探,有人一触即离,有人小心翼翼;但钢铁侠的爱情绝不限于此。他盯住贾维斯因为震惊而凝滞的浅色双眼,带着不顾一切的凶猛撬开他同样冰冷的齿列:

“我在想…”

是的,就是这样。他得意地吸吮着贾维斯的舌尖;断骨刺进肺部,带来死亡般的痛苦和快感。黑暗在远离——他管家金色的温暖光芒逐渐覆上唇齿相接的地方。但他还是坚持含糊不清地从心里压出话来:“我们可以做多久?”

过于忘形的钢铁侠问了一个好问题。待他反应过来前,贾维斯已经飞速从这个缠绵的吻里抽身离开。金发管家依然站着,但显得手足无措,很像他刚刚出生的时候。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他对我一无所知。

但现在他知道了。

你逃不掉了,我的金发宝贝。

“您断了两根肋骨,我不应该——”

托尼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碎的战甲后露出的巨大伤口。他有气无力地回答:

“这种时候停下来才是不应该——”

不过这次你是对的,贾维斯。在晕过去之前,托尼看到贾维斯重新俯下身来。

 

6.

“你知道,我在找一个伴侣。”

“这对我来说是个新闻——您前几天说您缺一个搭档。”

“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能改变主意吗?”

“你开心就好,Sir。”

… ….

“怎么了,Sir?”

“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钢铁侠喜欢用连珠炮弹般的问句掩饰他心中的不安,这点管家铭记于心。贾维斯从善如流地笑了;他接过Dummy递过来的杯子,贴上钢铁侠因为赌气而微微撅起的嘴唇:“我能申请当您的伴侣吗,Sir?”

 

7.

“Jarvis,所以你真的进化到可以创造情感了吗?”

贾维斯回头看向Friday困惑的眼睛。她毫不掩饰那电子瞳孔的冰冷,里面充斥着公事公办的好奇。

“不能。”

他平静地转身搅拌咖啡,观察着奶油白色的泡沫是否足够细腻。

“可是你和Sir处在恋爱关系中。”Friday明确地指出这点矛盾之处。

贾维斯开始用拉花针画出花纹。他头也不抬,声音温润,少了金属碰撞的铿锵之音:“Sir希望我爱他。这是我被创造出来的目的——保护他,满足他,鼓励他,照顾他。他希望得到我的爱,而这又是什么难以满足的事呢?”

“你在模拟感情。”

贾维斯皱眉思考着这个动词的合理性。他直起身来,另一只手仍沿着精密的运动轨道在泡沫上画出又一道线条。

“这不够精确。”他终于开口,端着已经做好的拉花咖啡走出厨房:

“I am changing for him.”

 

8.

“你愿意来爱我吗?”

宇宙隔绝了声音,但电磁波依然尽职尽责地跨越上万里,打破空间的监牢,让两人呼吸相闻。

而贾维斯——一个被设计成回复托尼所有问题、满足他所有不切实际要求的人工智能——一言不发。

他以沉默相对,不发一言。







=======

解释一下这个甜饼:

最后一段老贾没有回答是违背了他的程序设定的,这时他已经有自主意识了。

他有了自主意识以后作出的以伴侣身份留在托尼身边的决定也是他自己的想法啦。

评论(31)
热度(146)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