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酥山  

【锤基】如何分走整块蛋糕

*背景是复仇者联盟三,洛基先加入灭霸然后倒戈


洛基在复仇者飞船上出现的时候,托尼问:“我终于累到出现幻觉了吗?”

贾维斯回答他:“这不是幻觉,先生。”

这对话看起来很不伦不类,是妙语连珠斯塔克人生的一大败笔,但已经足够好了;因为他们是唯二还保有语言能力的人。鹰眼发出一声怪叫,娜塔莎一次性上演打破咖啡杯第二季连环六集,巴基皱眉看着地上横流的巧克力奶,美国队长在赶来的路上。

托尔瞪大眼睛看着洛基,一句话没说,可能也是短暂性失语了。

“我们可能下一秒就要牺牲了,绿色神,”弗瑞在长久的沉默后开口了,“要不是检测到你没有带任何杀伤性武器和士兵——”

“我没有,”洛基简短地说,“我是来加入你们这边的。”

这句话威力巨大,连托尼也陷入短暂沉默。

“但是不要指望我能帮你们扭转战局,”洛基继续道,“你们肯定都活不了的。灭霸得到了宇宙魔方,下一个目标是先把地球灭掉试验一下。所以不要想着牺牲这么美的事了,你们牺牲了也没有救济金拿,只能被别人描述成斗殴失败横尸街头。”

他这番话解除了禁言咒,一时之间所有频道里来自不同星球的人异口同声地开始谴责他。但洛基脸色不改,在托尔看过来的时候也很有底气地和他对视:

“我来了。”

托尔走上前去一把拽过他,动作很粗暴,让人错觉下一秒他就要抽出腰带啪啪照孩子打去了。但他没有,毕竟雷神一腰带下去,可能会有人死掉。他拽着洛基,是往自己船舱里走去了。其余人很是惋惜地叹了口气,托尼尤其不平地说:

“都要横尸街头了,为什么还不能瞧一眼热闹?”

 

“你为什么要来?”托尔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洛基预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当然有一个非常完美的回答,而且是经过很长时间深思熟虑的。现在他看着托尔,后者握住他的手,这感觉简直像重新开始酗酒一样。

他不能不喝酒。洛基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他从出生以来获得的所有爱只来自托尔和弗丽嘉;然而弗丽嘉有奥丁,托尔有范达尔、希芙和其他所有的乱七八糟的怪物。因此他们给的爱不算纯粹,远远不够。洛基自认为非常通情达理——实际上是因为他不能改变这点——他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两份不完整的爱。

但是弗丽嘉死了。一切都不同了。

他现在只有托尔这一份爱了。虽然他这个哥哥已经很无私地把这一颗心分成了无数的小份,以后也可以预见地要分成更多的小份,但这已经是他能够占有的全部了。虽然他有时想到地球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畜生也要在他的所有物上咬一口,仍然会愤怒异常,但毕竟还是不能将这份爱抛下。

他不能什么也没有。他不能接受没有人来爱他。

洛基的手心还是紧紧贴着托尔的手心。他的手上全是汗,托尔的热度从他手上的动脉、静脉、毛细血管或是其他的什么通道源源不断地传来——搏动的、热烈的,仿佛雷神的心化作血液尽数涌到那块相处的皮肤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托尔紧紧抓住他,又问了一遍。

在托尔看来他是疯了。他了解自己弟弟,虽然他看起来胆子不小,但实际上敢做的事不算很多;五分钟能搞定的计划思来想去要筹划五周,从“如果对方不在家怎么办”开始罗列B计划,一直写到“如果随身携带的湿纸巾用完了怎么办”。而此时连托尔都知道,背叛灭霸来到复仇者的阵营里是不可能有B计划的。

“我想了想,”洛基很冷静地对他说,“我是绝不可能放过你的。但是你肯定不会背叛复仇者联盟和我一起向灭霸投诚,那么只好我跟着你过来。如果我死了——我肯定活不了多久了,那我也会把你带上,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如果我死了,你活着也没有多大意义了。”

他这段话,如果被范达尔听到了,后者肯定要跳起来说我早知道这龟孙是条毒蛇,是个坏种。洛基自己倒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么坏,多么不可原谅;他这番话是不带丝毫夸张、平铺直叙地讲出来的,可以说是在他心里埋藏了很久,已经是理所当然了的。而且这话还有很深层次的谋略在里面——谁知道神死了以后会怎样呢?如果他死了,去了一个没有托尔的地方又怎么办呢?固然,也许弗丽嘉可以来爱他,但是为了更加保险,他还是要把托尔也带过去,就像松鼠为过冬储蓄粮食一样,他也要为自己的未来储备一点爱,而爱总是不嫌多的。

因此洛基也不会想到这段话给听的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他隐约觉得托尔会暴怒,会大吼大叫,甚至会降下一道雷来劈死他——但他压根不在乎。也许在劈死他之前他要挣扎着先将托尔捅死。也许,他想,也许托尔会恨他——但是他也不是很在乎。因为他知道托尔会一直爱他——于托尔多么可悲,但于他又多么有利,雷神一旦爱上就再也不会停下。

但他设想的种种情况都没有发生。托尔没有一丝愤怒的预兆,这让洛基有些疑惑。

“我明白,”雷神轻声道,“我当然明白。你有多么自私,我早该知道。”他的另一只手从洛基的脸上落下来,顺着他的脖颈两侧向里滑去,再用力一点就要把他牢牢掐住,“你需要有人注意你,关心你,爱你!是不是?”

洛基品味这话中的意思。托尔并没有很生气——但他的问题很莫名其妙,似乎是对他有点失望了。其实失望就失望罢了,但洛基突然很不能接受这点。但也许是他想多了——他见识过奥丁语无伦次的能力,而托尔的智商似乎也不在正常水平线上。他能这样不过脑子地明知故问,现在看来颇有其父亲的风采。

“是,”他于是耐心且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说了,我不可能放开你了。谁要你一开始对我那么好?你如果一开始把我毒死,那也就算了!”

托尔简直要被他的歪理气笑了:“我为什么要毒死你?”

“因为你不想再爱我了!”洛基甩开他的手,冲他吼道,“你和范达尔他们是一样的!有什么不同?范达尔可以为了一个苹果把我骗进地下室,你难道不会吗?”

“我不会。”托尔重新握住他的手,回答他。

“我知道你不会,起码现在不会,”洛基平静了一会,说,“但你将来会的。你对我失望了。”

“我永远不会。”托尔向他起誓。他自己也觉得好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他低头让步的局面。但是他一向拿洛基毫无办法,谈话也总是稀里糊涂地倒了风向。所幸他已经很习惯,而且还有乐在其中的趋势,因此也不算很生气。他继续这个誓言:

“我不会对你失望;我知道你本性如此,但我依然会一直爱你。”

他停下来,满心期待这句话在对方身上激起的反应。但洛基无动于衷。这于他是理所当然的事,就和银河系一样正常,庞大且让人无法忽视,因为他们正身处其中。这只能怪雷神的爱太过泛滥了,任何人都可以来分一杯羹。更何况这一杯羹不同于钢铁侠分出去的那杯,营养和脂肪都十分丰富,一般人一口都消受不起。因此洛基可以满足于自己分到的那份,他以为这是因为托尔的爱总体太过庞大,因此分割后的每一小份都这么面面俱到,像宜家的拥抱枕头一样实现全方位的满足感。

如果托尔能像钢铁侠那样就好了。

于是洛基只点点头表示满意,一杯羹能得到的反应就是这样。他对自己的认知不足,且过于高看自己的道德感,因此不知道自己得到的不仅仅只是一杯羹。

托尔观察完毕,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反馈,于是知道自己要再下一剂猛药。在与他这个弟弟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他没有受到任何熏陶,学到哪怕一点点委婉的语言技巧——其实连语言有时候都用不上。接着他把洛基拽得更近了一点,低头吻了上去。

他亲吻洛基的下唇,咬住他的舌尖,扫遍他的口腔,恨不得顺便吃掉喉咙深处那颗冷酷的心。他的手不再充满威胁地放在洛基后颈处,而是顺着他的背一路走下去,紧紧将这条毒蛇贴在自己怀里,就像最开始这条毒蛇还很温和无害时他们同在一条被窝里取暖那样。他很清醒地吮吸着那毒液,一瞬间觉得自己很没有骨气,因为就是在这种时候还想着如果被毒死倒也不错。

等到他猛然惊醒,觉得身前的人已经快呼吸不畅了才将他放开。洛基被他吻得发抖,脸憋红了,很难得地没有说一句话。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懂托尔了——他以前从没想象过是这样的爱。托尔等他平复下来。

“我不要这样的——”他停下来的第一句话就让托尔后悔让他开口了。

“不要这样的?”托尔打断他,捏了把他的后腰,让洛基惊得往后一仰,“但是我只能给你这样的,”他很无赖地套用洛基刚刚的话,“而我的爱是不可能收回来的。我不可能放过你了。你如果在灭霸那边待着就算了,但是现在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都要一起死了。”

洛基觉得这样似乎很不对,依旧不是他想要的,但这话让他很满意——太满意了,仿佛酒瘾终于得到抑制,是一瓶——或是一桶——都无所谓。他身心都很畅快,仿佛心里一直缺的那块洞终于被填上了。填充物可能是很厚很有营养的一大块脂肪,让他整个身体都变得沉重,往下直坠进了凡人的世界里。这感觉太好了,洛基想。就算此时托尔要再吻他几次,恐怕他也会很好心情地不去计较。

“什么叫在灭霸那边待着就算了?什么是算了?”他还是抓着一个漏洞。

“唔,”托尔含糊其辞,“我就不管你了。”他察觉到洛基要动手的趋势,很有求生欲地补充道,“我肯定会在死前也把你干掉!我会的!”

也许,托尔在心里想。如果洛基直到最后还不回来的话,这条毒蛇也太可恨了,一定要把他带走惩罚一下。至于怎么惩罚呢,倒不用这么快就决定,到时候先让他为自己辩解几句,如果他说的很有道理,也不是不可以就此轻轻揭过。

 

洛基觉得这样就可以了。至于是什么种类的爱,要不要亲在一起,都是很次要的东西。他自己觉得自己很宽容大量,酒瘾得到了医治便很好了,其余都可以不在意。他不知道娜塔莎和鹰眼在房间外面咬耳朵,在打赌托尔房间的床单要换几次——他压根没想到还要进行到那一步。大战在即,每个人在死前都突然变得无比豁达,无比开明,也无比不尊重他人隐私。

娜塔莎对此有她的一番道理。既然都是要死在同一片战场上,说不定死前连心肝脾脏肺都要流出来,那么滚床单这点微末的小事连隐私都算不上,只能算是身外之物。她这番宏论被队长——当然是另一个队长,引为真理。因为宇宙那么长、那么长,一个宇宙魔方出现后说不定还有宇宙魔圆、宇宙魔鬼,死去的人当然也没有救济金领,只能在宇宙编年史——如果有的话——和其他人挤在一行里。

但是大家都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于有些人来说,是一种荣幸;于有些人来说,则是唯一所求。既然早就有了不得善终的准备,那么能够在死前清楚地知道自己为谁而死,与谁同死,听起来几乎好到不像是真的。

“不过,”队长——当然,是另一个队长——这样说,“如果真的有宇宙编年史,希望它不要是罗素兄弟或者尾灯主笔的。”







=======

加入了1点个人想法,本来是想写成一篇长篇的,还想写群像各种CP,但是...嗯,所以就是这样突然进入高/潮的结果了!希望大噶情人节快乐,如果没有情人,那么就像鱿鱼跟我讲的,亲人节快乐吧!

依旧是先随便写个标题吧!能点开来看到最后可能会觉得受标题欺骗了,但是...嗯,所以还是感谢你们!

评论(17)
热度(279)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