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酥山  

【GGAD】运筹帷幄

哈利站在邓布利多家的台阶前。他手上紧紧捏着一捆新一期的唱唱反调:卢娜在这个月十二号布置下任务,要凤凰社每位成员推销出至少一百份报纸,以达到预言家日报百分之一的业绩。作为唱唱反调的记者、丽塔·斯基特的竞争对手,赫敏·格兰杰当仁不让,在十三号当天便卖出七十多份报纸,荣登业绩排行榜第一,被卢娜颁发椰菜花项链一串。

哈利十分不满。他并不是眼红那串项链,但赫敏速度太快,格兰芬多已经人手一份唱唱反调。哈利转而去敲陋居的门,却发现韦斯莱家连窗户上都糊满了报纸,英格兰找球手骑着扫帚在窗户之间飞来飞去,尽情穿梭。他一定是没想到在报纸上也能有如此作为,一边翻筋头一边高声欢呼,最后在珀西的窗户前不幸牺牲。

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自不必说,已经被其他成员用报纸淹没。哈利有心抛下往日成见,在魔药课上怂恿高尔买一份唱唱反调查看这个月的星座运势。高尔回头看一眼在旁虎视眈眈的马尔福,拒绝得很爽快。

眼看月末就要来临,他离目标还有遥遥七十多份,哈利焦头烂额。关键时刻卢娜给他指点一条明路:“推销重在开源,发现潜在客户。你看除了学生还有谁会是潜在客户?”

哈利恍然大悟:“家养小精灵!”

卢娜沉稳道:“不错。但我想说的是教授,我觉得教授更容易上手些。”

经过一个星期的鏖战,他成功在每位霍格沃茨教授手上塞了一份唱唱反调。准确地说,他用了一天给除斯内普外的所有霍格沃茨教授推销了一份报纸,用了六天攻克了斯内普,并得到了一份来自客户的禁闭。

 

离目标只有二十多份了,哈利信心大增。此刻他站在邓布利多家门口,思索着用什么理由让老校长多买几份。

门开了,格林德沃站在台阶上方俯视他。

哈利心想:完了。

哈利重新思索:用什么理由快速逃走。

“圣诞节快乐。”格林德沃先一步开口。

哈利疑惑:“但今天还不是圣诞节,格林德沃先生。”

格林德沃面无表情:“所以你为什么要来?”

哈利于思维错乱中变得更加错乱:现在可以推销两份报纸了。

“为了推销报纸,格林德沃先生。”

哈利知道这不是错觉,格林德沃两道颇为潇洒不羁的花白眉毛打了个结。

“阿不思,”他转头对走过来的人说,“这是霍格沃茨的实践作业吗?”

邓布利多穿着小熊睡衣和格林德沃并排站在一起。他们一同惊讶地看着哈利,好像他是花园里突然钻出来的变异地精。哈利对他们解释完来龙去脉,格林德沃不断地打岔问问题,使得本来不长的一段话怎么也讲不完。

哈利站在十二月的寒风里瑟瑟发抖。

邓布利多此刻开口了:“既然你有这么多问题要问,不如让哈利进来慢慢讲吧。”

格林德沃心想:失策了。

哈利感激地坐在校长家里最柔软的椅子对面的小板凳上,手里捧着格林德沃递给他的一杯热茶。但他怀疑格林德沃往里面吐了口水,因此不太敢喝。

“……所以,我来是想完成洛夫古德先生的愿望,在今年最后一个月卖出一千七百七十七份报纸。”

邓布利多很快答应;格林德沃自然地道:“那你开始说服我吧。”

哈利经过斯内普的历练,自认为参悟了“缠”这一字的精髓,于是滔滔不绝从第一页讲到最后一页,直讲得口干舌燥。格林德沃很感兴趣,不时作一些评价和追问:

“在哪看见的弯角鼾兽?”

“厨房里的精灵会帮忙刷碗吗?”

……

哈利尽职尽责;尽管他对这些一无所知,但还是胡乱编造出一套答案。

格林德沃仔细听完,评论:“真是乱七八糟。”

邓布利多看他一眼。

格林德沃继续:“……我也买一份。”

哈利在两个人的战火中上演夹缝求生,苦不堪言。此时终于完成任务,便顺势提出天色已晚,拿到报纸钱后就得回学校关禁闭。临走前他终于忍不住好奇,问:“教授,花园里为什么有两个坑?”

格林德沃代为回答:“那是我们给对方挖的坟。你可以走了。”

邓布利多怒道:“你又在编什么瞎话?”

哈利赶紧溜走。他走到花园门口,听到格林德沃说:

“我现在又给你想好一条墓志铭:这里埋着一个可悲的、老年得了关节炎和臆想症的怪人。”

哈利小声道:“怎么不干脆只挖一个坑呢。”

 

得了臆想症,这实在是污蔑。邓布利多上午去学校放好福灵剂,最后去了一趟三楼观星室。在等待星图亮起的几分钟黑暗里,他感觉自己的鼻子被软软地碰了一记。当时这间教室里只有几个高年级的学生,他莫名其妙地环视一圈,觉得像是被占了便宜,但所有人表情都很正常,看不出是谁做的。

斯内普问:“你怎么肯定是嘴唇?”

邓布利多说:“凭经验吧。”

没什么经验的斯内普沉默了。他转而道:“我查了一下,当时没有魔药课,所以按理不会有学生去魔药教室。”

“那就麻烦了。”邓布利多说。

斯内普简直忍无可忍:“那有什么可麻烦的?那瓶福灵剂改良后不就是一瓶迷情剂吗?难道不是谁拿了谁倒霉吗?”

邓布利多摸摸鼻子:“但是看起来还是一瓶福灵剂啊。”

斯内普很疲惫地挥挥手:“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算了。我帮你再问一遍。”

邓布利多感同身受:“今天也许是倒霉日。今天上午布里斯托女士也向我抱怨她的午夜尖叫草被踩坏了一半。”

斯内普心想:全踩没了才好。

 

“我觉得你真的很闲,”邓布利多说,“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值得用时间转换器的?”

格林德沃说:“当然是因为我太闲了。”

他们此时正站在上午十二点的戈德里克山谷里,花园里地面平整,尚且没有两个巨坑。再过半个小时,邓布利多会去学校检测福灵剂,再过三个小时,会有人把福灵剂从柜子里偷走。

邓布利多看了一下时间,觉得两个巨坑的起因要来了,便先转身躲进灌木丛:“先躲起来。”

格林德沃推了推他,说:“那你过去一点。我怎么觉得你开始发福了?”

二楼书房乒乒乓乓一阵响,格林德沃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是谁在外面?”

邓布利多冷静地看着一个火球砰地砸在地上,说:“原来是这样。”

格林德沃在他旁边小声说:“我就说当时有人。”

他们又听到邓布利多的声音从更远的地方传来:“你能不能在动手前先动动脑子?”

噼里啪啦,亮光四射。又一个火球从天而降。

格林德沃蹲在草丛里,理智地说:“我们还是先去霍格沃茨等着吧。”

幻影移形到霍格沃茨的地点出现了一点偏差,格林德沃看着自己脚下正尖声大叫的植物,问:“为什么你们要在可以幻影移形的地方种这么多午时尖叫草?”

邓布利多看着被两人踩坏了一半的种植地,在心里对布里斯托夫人道歉。趁她还没有被尖叫声引来,两个人火速逃离现场。

时间转换器需要谨慎使用,要尤其小心不能被其他人发现。但他们都不用隐形衣来隐形了——因此这倒不是什么艰巨的任务。等他们从午餐时分熙熙攘攘的学生里走出来,抵达城堡底层时,却迎来了某种出乎意料的挑战:斯内普在转角处出现了。他甫一踏进可以实施摄神取念的范围,便疑惑地停了下来。

格林德沃的声音在邓布利多头脑里浮现:“他是那个间谍吗?”

邓布利多以同样的方式回答:“足够警惕。”

格林德沃即将吐出的几句吝啬夸奖被从后面跑出来的哈利打断了。他不得不猛地侧身,以免被哈利撞到。

“教授!”哈利急急忙忙地说,“我突然想到了,唱唱反调这期有一章你绝对不愿意错过的内容——中世纪药剂师大受欢迎的秘诀!就在第四十七面,您可以——”

斯内普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回答:“我不需要。”

他说完便突然向前走去。邓布利多站得比较近,此时只好退了几步,一不小心从口袋里掉出了几枚硬币。

斯内普和哈利同时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西可,沉默。

在下一秒,仿佛被拉文克劳创始人附身,哈利快速弯腰捡起一枚西可:“谢谢斯内普教授!”

邓布利多向格林德沃点了点头,两人低调地离开现场。

 

他们停在魔药教室的拐角处,偷偷向里面张望。几个小时前的邓布利多正熟练地支起坩埚,搅拌药剂,最后让金黄色的液体流入玻璃瓶里。

“接下来我把瓶子放到了柜子里。”邓布利多解说道。

过了五分钟,守在门外的两个人眼睁睁地看着邓布利多将瓶盖塞好,然后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这……”门口的邓布利多低头翻找自己的衣袋,果然从里面翻出一个瓶子。

格林德沃开口:“……”

“墓志铭上加一条老年健忘症吗,我知道你要这么说。”

格林德沃说:“不,我是说我要去格兰芬多休息室看一下弯角鼾兽模型。”

这次轮到邓布利多被噎住了。

哈利在休息室里编的那套瞎话也不全是假的。在唱唱反调的第七十三页明明白白写着:目击者用树脂做出弯角鼾兽的模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前往格兰芬多休息室大开眼界。

格林德沃往楼梯上走去,但他的方向不是格兰芬多塔楼。他绕过几个雕像,在路过一面绘着大个子巴拿巴的挂毡前停了停。

他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走廊上有学生互相发射咒语,他面不改色地挥了挥手,那些咒语在空中急急转弯,打在砖墙上。有人敏锐地发现了不对,惊愕地看着墙上的痕迹;但更多的人只是大笑着跑进教室里。

格林德沃终于赶在关灯闭幕前闪身进了观星室。在星图亮起之前,偌大的教室淹没在黑暗里。来观星的学生很少,天文是他们最后才会复习的科目;因此邓布利多的身影很明显。格林德沃走近了一点,虽然明知道自己的隐身术毫无破绽,但他还是屏住了呼吸。

北极星亮起的时候,格林德沃离开了观星室。邓布利多隐在门口等他,而他并不惊讶。

“现在你死心吧,臭老头,”格林德沃低声说,“那个人还是我。”

邓布利多笑而不语。格林德沃眯起眼看他,他才装模做样地叹道:

“欸,原来还是你,真可惜。”

再过半分钟,小天狼星会亮起,邓布利多会睁开眼睛。他会环视教室,寻找隐身咒的痕迹。然后他将抬头:星盘在他头上旋转,有些具有特别智慧的人可以通过训练解读其中的奥秘——他们的视线可以同马人般直抵天空,任何微小的变化都化为漫天流星,落进他们的眼里。

邓布利多在心里发笑。他轻声说:“盖勒特?”






=======

我也希望能拥有时间转换器,早一天发充作贺文...祝大家2018能随心所欲!

乱七八糟的老年段子,可能真的不适合写老年CP,我尽力了!


评论(41)
热度(611)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