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一如我 彼一如我

酥山  

【GGAD】魔王与他的三个愿望

1.

老魔杖被一个年轻巫师捡到了。

当时他正走在山谷里,每一步都踩在夏季的开端上。他的弟弟赶着羊群往山上走去,心里希望今年的雨水充沛,牧草旺盛。巫师没有跟上他的弟弟,他坐在一棵树下,后来又躺下去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在这时,没有任何征兆地,一根树枝掉在他头上。

巫师吓了一跳。他捡起那根树枝,发现那是一根魔杖。他在握起魔杖的那一刻就知道,这不是一根普通的、五个金加隆就能买到的魔杖。他自己的魔杖就是很便宜买到的,虽然他很喜欢那根凤凰羽毛的魔杖,但巫师觉得,自己值得一根更与众不同的魔杖。

巫师这样想也不无道理。他在挑选魔杖时,几乎炸毁了半条翻倒巷。兴致勃勃的老板在给他包装好魔杖时告诉他,像他这样的巫师有能力同时拥有好几根魔杖。老板问他要去哪里上学,巫师回答霍格沃茨。老板说,太好了!如果你去的是德姆斯特朗,那我就要考虑给你换一根温和一点的魔杖。

也许——老板一开口就停不下来——也许你可以得到一根非常厉害的魔杖。非常厉害的魔杖,还能指哪一根呢?当然是老魔杖。

巫师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老魔杖的故事。

老魔杖最开始属于一个魔王。后来,魔王当然死了,他的魔杖却依然留在人间。有人宣称自己拿到过那根魔杖,但这些人后来死于各种决斗。人们因此知道他们在撒谎,因为魔王的老魔杖战无不胜。

真正拿到这根魔杖的人都在历史上写下令人惊叹的奇迹,因为魔杖能够满足他们三个愿望。但后来这根魔杖消失了,奇迹也随之消失了。人们用凤凰羽毛的魔杖和独角兽毛的魔杖时偶尔会幻想,用老魔杖会是怎样的感觉呢?他们是不是也能许愿移山填海,翻天覆地?

但这些幻想终究只是想想而已。巫师捡起老魔杖,端详了一阵,就把这根魔杖带回家了。


2.

他此时还不知道这根魔杖是传说中的老魔杖,因为纵使他博览群书,也没有资料能准确告诉他老魔杖应该是什么样。他尝试着挥了挥这根魔杖,然后砰地一声,巫师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正浮在半空中。他家的屋顶已经不见了,裸露在外的房间和他迷茫地对视。

幸好他的弟弟并不在家,不然此时定要大吼大叫。

万幸他很快冷静下来。巫师挥动魔杖,这次他念了一个更加强力的咒语。魔杖不听他控制,一股风猛地将他往上一托,让他浮得更高了。巫师低头看了一眼:如果从这个高度摔下去的话,他会死得比较丑。

巫师被激起了斗志。他在空中飘来飘去,试图制服这根魔杖。他简直把这看成一场战争,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全力以赴要打败这根掉在他头上的假冒树枝。魔杖相比之下就更游刃有余,只不过后来风的力度变轻了,巫师的高度也渐渐降了下来。他简直把自己会的咒语都念了一遍,还加入了很多乱七八糟的自创咒语。过了两个多小时,他实在没有办法了,从脑子里不知什么地方抽出一条稀奇古怪的咒语念了出来。

然后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得眼前发黑。等他缓过神来,屋顶已经合上了,他的卧室却如同狂风过境,书桌从窗边横到了床边,上面垂下一条修长的腿。

巫师缓缓地顺着这条腿往上看,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正饶有兴致地低头看着他。阳光从他身后辐射而来,他的金发仿佛化作万千光束溶于其中。他问巫师:

“你知道你最后说的那条咒语是什么意思吗?”

巫师想了想,他最后说的那条咒语应该是黑魔法。他的脸变白了。只有魔王才会使用黑魔法,因此在魔王死后,恐惧让人们明令禁止让学生学习黑魔法,和黑魔法有关的人会被关进巫师监狱,忍受时间的酷刑。巫师很喜欢研究别人不让他研究的东西,所以潜入禁书区好几次,这才知道了那条咒语。

巫师回答:“知道。但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要死也要拉一个人下水,当时巫师很天真地在心里想。

坐在书桌上的人开怀大笑。他笑得太厉害了,连笑容都要溶进周身的阳光中去。巫师呆呆地看着他,夏天的阳光像尖锐的玻璃。

“我当然知道。”他最后终于停下了,道,“因为那条咒语是我写的。”

“我就是大魔王。”


3.

后来,等他们更熟一点后,魔王说他不是被人打败的。他太厉害了,史上第一大魔王,巫师界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拥有最接近神的智慧和力量,因此没有人能够打败他,但也没有人真正理解他。

魔王说,他最后太无聊了。无聊到什么地步呢?他把自己的灵魂封印到了陪伴他多年的魔杖里。所以,世上那么多关于魔杖如何厉害的传言,也只不过是托了魔王的光罢了。

魔王说,他很享受做魔杖的日子。拥有魔杖的人向他许愿,他以人类蝇营狗苟的野心为食。难嚼,味涩,他说。魔王一开始觉得很有趣,冷眼看着以前恨不得和自己离上万米远的人此时把他当作香饽饽,这大大满足了魔王的自尊心。

但他后来又觉得无聊了。

人还是一样的人,因此无聊也是一样的无聊。魔王决定隐退一段时间。在他蛰伏在黑暗森林里的时候,巫师从他沉睡的那棵树下走过——

“停一停,停一停,魔王。”巫师做了个手势,打断了他,“那不是黑暗森林,那是巴希达奶奶后院子里的歪脖子苹果树。”

坐在书桌上的魔王假装没有听到后面一句。

“叫我大魔王!”


4.

魔王对巫师倾囊相授。他说巫师是他见过最有天分的学生,如果巫师出生在和他一样的年代,他们的名字一定会并列在一起。

巫师说:“两个魔王吗?还是算了。”

巫师不怎么怕魔王。没有人对魔王这样不客气过,但魔王根本没注意到巫师对他的态度如何。他们谈论千年前的魔法,谈论魔王统治过的世界。深夜,山谷里亮起一盏灯,魔王的幻影笼上一层细微的金色尘埃。巫师废寝忘食地与魔王交谈;如果有人看见这一切,他们会说巫师被魔王迷惑了。

巫师确实被魔王迷惑了。在某个电闪雷鸣的深夜,他写出了一条属于黑魔法的禁咒。魔王站在他身后,双手扶上他的肩膀。

“我的朋友,”魔王低声说,声音柔滑,巫师的全部心神为之颤栗,“试一下这条咒语吧!你不想知道它的效果吗?这是一条非常有价值的咒语——是天才之作——”

巫师颤抖着握住老魔杖。奇异的兴奋鼓噪在他的脑子里,他不顾一切地想,试试吧!除了自己,除了魔王,还有谁会知道这条咒语有多么美妙?除了此时,除了此刻,还有什么时候自己才能随心所欲?老魔杖在他手里发烫,魔王的虚幻的手覆上他的手。

在广阔的黑夜里,在奔向远方的雷声中,巫师低声念出那句咒语。

那确实是一道强大的咒语——不如说,那是前所未有的奇景。闪电如流星从云层中坠下,所落之处草木皆化为焦炭。魔王比巫师还要激动,他们上升到半空中,往下俯视着几分钟前还被草地覆盖的山谷。

“你看,”魔王道。“你看!”

“我……”巫师没有预料到老魔杖的威力。他于兴奋中一个晃神,想到了自己每天来这放羊的弟弟,但很快这种念头就被他抛在脑后。

我怎么会这么想?巫师对自己说。他只不过是再不能来这里放羊……但我改变了世界。


5.

巫师的弟弟在某天早上对巫师说:“你能不能放下你的研究?我们的妹妹需要你的照顾。”

巫师还在想着昨天魔王告诉他的魔法阵,心不在焉地回答:“你先照顾一下,我最近有点忙。”

他的弟弟生气了:“你每天到底在忙些什么?我最近要去更远的地方放羊,不能把她带在身边!”

巫师的弟弟从不理解他,巫师有点不耐烦:“等我成功了,我就可以治好她了。”

他们再一次不欢而散。等回到房间里,巫师将老魔杖从袖子里取出来,魔王嘭地一声出现在半空中。

“我今天要去麻瓜集市,不能带魔杖了。”

魔王笑到一半,发现巫师垂头丧气,不是在开玩笑,于是问:

“你不是巫师吗?”

“我得带我的妹妹出去走走。山谷里认识她的人太多了。”

魔王皱眉。

“就因为这个——”

巫师在房间里焦躁地转了几圈,突然冲魔王吼道:“你以为我愿意?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是我能选择的?我被栓在这里,但那些本不如我的人却有机会登上舞台,难道我甘心吗?如果我不是这样的出生,我没有这样的家人——”魔王没说话,巫师转身喝了一大口冷水。他冷静下来,却显得更加疲惫。巫师觉得刚刚自己有点丢脸,便撇过头去不看魔王。

“我知道了。”魔王说。

你知道个什么?但巫师懒得继续跟他讲,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披上衣服带自己妹妹出门去了。


6.

“老魔杖能够满足持有者的三个愿望。”讲台上的法国研究人员这样说,“但满足的方式却不能总是如人所愿。”

巫师被人拍了拍,他回过神,就听到他的教授朋友问道:“你怎么在发呆?”

巫师笑了笑。他已经不年轻了,和当初在山谷里的那个尖锐的年轻人毫无相似之处,就连长相也刻上了柔和的意味。

“昨天睡太晚了。”

教授拍掌道:“真神奇!还能许愿!可惜你再不用那根老魔杖了,不然我真想见识一下。”

教授是极少数的几个知道巫师曾拥有过老魔杖的人。毕竟当初巫师为了封印老魔杖,不得不集合了几个朋友的力量。

巫师不笑了,他转过头,道:“其实也没有传说中那样神奇。见识不到也没什么。”

“咦?”教授奇道,“我承认你现在这根魔杖也很厉害啦。但是,如果你用老魔杖,不是更有把握战胜那个新的魔王吗?他现在正在满世界找老魔杖,你可能藏不了多久了。”


7.

新魔王横空出世,在巫师界掀起腥风血雨。他研究出了一击毙命的黑魔法,越来越多的人死在他的那根细长的魔杖下。巫师曾经和他对战过,两个人都处于全盛时期,于是那一战也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但巫师没能成功杀死新魔王。双方退下,新魔王党羽众多,很快就卷土重来。巫师的教授朋友有一天对剩下的反抗者说,如果有老魔杖他们就能获得胜利。

老魔杖!剩下的人醍醐灌顶,将全部希望寄托在老魔杖上。他们回忆起老魔杖的旧日荣光,传说它根本不需要咒语,就能够将敌人一击毙命。如果他们抢先一步拥有了老魔杖,如果他们能够借用老魔杖的力量,那么——

教授站在重新充满信心的人群中,恳求地看着沉默不语的巫师。

“就再用一次老魔杖吧!”

巫师闭上眼睛。

一个月后的战场上,巫师手上仍握着他原来低价买来的那根凤凰羽魔杖。而新魔王换了一根更为强大的魔杖,施法凶猛而迅疾。巫师逐渐显出败势,为了不伤及无辜,他一挥魔杖,将战场转移到半空。新魔王胜券在握,不紧不慢地念出那句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夺命咒,巫师躲过那一击,却被后面袭来的一道光刃击得跪倒在地。

他低头一看,下面已是一片焦土。反抗军在节节败退。这一战若是失败,那他们便不可能再重振旗鼓。巫师不禁有些动摇——他到底在坚持什么呢?

教授也身受重伤。他手上握着一个细长的盒子,勉力抬起头来,向巫师的方向叫道:

“我把它带来了!”话音未落,一道咒语卷过,他面朝下躺倒在了地上,再说不出第二个字来。那个盒子从他手上脱落,滚了几滚,细长的老魔杖掉了出来,就静静地躺在巫师正下方。

二十多年都过来了。巫师来不及为死去的同伴哭泣,只是想,他已经成功地遗忘了二十多年了。为什么还要让他想起呢?为什么还要逼他用这根魔杖呢?战场上他晃一晃神,依然能回到山谷里那个阳光尖锐似玻璃的下午。拿起魔杖会让他得到什么,失去什么,他想一想就心生恐惧。

但如果他不这么做——如果他不这么做,失去挚爱的就不只他一人了。

巫师落地,将老魔杖捡起来。他终于再一次将老魔杖握在手上,心中却没有丝毫喜悦,只有殉道者般的悲伤。新魔王唤来雷电,巫师能感觉到老魔杖贴着他的手心微微发烫。他没有念咒,但雷电也没有降在他身上。远方突然滚来浓云遮天蔽日,鸟兽发出恐惧的尖啼,巫师睁开眼睛,顺着眼前那一双腿往上看去。

魔王浮在他面前。他依然是少年模样,尖锐地可怕。战场上罡风烈烈,魔王昂然立在云间,瘦削地如同一道闪电。他背对着巫师,道:

“你凭什么觉得自己还能命令我?”

巫师道:“那道封印本封不住你,但你没有逃出来。为什么?”

魔王似乎是笑了笑,但巫师没有听清。

他道:

“我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好罢。”

他抬起手,雷电骤止。闪电凝固在半空中,光芒也停留在最盛时。唯有死神的镰刀带起飓风,魔王的幻影在战场的中央忽隐忽现,仿若传说中的赫赫战神。

新魔王狂热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老魔杖!是老魔杖!”他连滚带爬,抢到了魔王面前,“果然是老魔杖,我——”

魔王笑道:“滚。”

他双手往下漫不经心地一落,却仿佛蕴含千钧之力;世界重新开始流动,闪电化作万千流星落下。一时之间,巫师脚下的战场化为地狱。

那是巫师用老魔杖施的唯一一个黑魔法。他知道当初自己的那个咒语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可以覆盖这样大的范围。他隐约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又隐约觉得错过也很好。

等风声止歇,新魔王所有下属都消失不见,只留下茫然坐在原地的反抗军,消化着突如其来的胜利。

而魔王也不见了。


8.

老魔杖的传说愈来愈盛,却再也没有人拥有过它。因为巫师知道,魔王的灵魂消失后,老魔杖的力量也随之而去了。他战胜了新魔王,然后隐退到一所巫师学校当校长。很多学生都敬爱他,以聆听他的教诲为荣。

巫师老了,成了老巫师。

他终于能够承认是他当年许下的那个令他后悔一生的愿望。而魔王实现了那个愿望,带走了他的家人,是对他野心的惩罚。

老巫师死的时候,有很多人来参加他的葬礼。人们在大理石上刻下他的功绩,一年年描画加深,以免后世忘记。他的名字和魔王并列在一起,人们说真正驯服并拥有老魔杖力量的只有这两人。

他的弟弟最终还是没有出现,墓碑下方的亲人栏空空荡荡。


9.

巫师在一片白光中醒来。他顺着眼前那条腿向上看去,魔王正看着他。

他又闭上眼睛。

魔王很不满。

“不管你对此多不满意,我好歹实现了你三个愿望。”

巫师道:“我岂止是不满意?”

魔王道:“难道你要恨我?你把我关起来那么多年,不该是我恨你吗?”

巫师假装没听到这句话,道:“不是说实现三个愿望吗?你明明只实现了两个,你这个冒牌魔王。”

“我是大魔王!大魔王!”魔王愤怒道,“你的三个愿望我都满足了!是你自己没发现!”

巫师笑道:“好,你说是便是吧。”

他站起身来,浑身沐浴在白光中,笑容依然还是年轻时的模样。魔王不说话了,定定地看着他,想说对不起,又觉得太多余。

巫师问:“我们现在去哪?”

“不知道。”

“要走多远?”

“不清楚。”

“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魔王沉默良久,接过巫师伸过来的手,道:“好。”


10.

老魔杖被一个年轻巫师捡到了。

当时他正走在山谷里,每一步都踩在夏季的开端上。他的弟弟赶着羊群往山上走去,心里希望今年的雨水充沛,牧草旺盛。巫师没有跟上他的弟弟,他坐在一棵树下,后来又躺下去了。

流云在他蓝得剔透的眼睛里滑过。年轻的巫师叹了口气,在心里模模糊糊地想:

如果今年的夏天再长一点就好了。






=======

如果我再不要脸一点,最后一段就会写——

巫师心里想:“今年要脱单。”

树上的魔王:“知道了。没问题。”

强行实现愿望的魔王,真地好没有偶像包袱噢!

评论(42)
热度(665)
© 酥山 | Powered by LOFTER